不得不记的日记

今天奶奶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她是去天堂还是地狱,这一生是功绩还是罪恶,都随着油尽灯枯而消逝。

还有病痛的折磨、精神上的痛苦也都消逝了。

今天的天气和三年多之前爷爷去世那天的天气相似,都下着细雨。

愿她一路走好。

我一定要幸福,我的幸福就是对她在天堂最大的安慰。

2019年9月11日,农历八月十三日。

人生的塑料袋

今天下午敬老院给我打电话说奶奶快不行了,我说晚上我去敬老院住一夜看看情况,晚上出发之前,为了避免再次有一夜不刷牙,把牙缸拿着,这时需要找一个小袋子,可是没有小袋子,这时发现沙发上有一个小塑料袋,突然感慨地想到:人生不就是如同一个塑料袋吗?在你需要什么的时候就出现什么,最恰当的时间和最恰当的地点,哪怕只是一个单薄的塑料袋,也能完成其漂泊一生的使命和经历。

人是多么脆弱!任你拥有多大的权力、多强的智力、多强的体力,人的躯体都是脆弱的,禁不起任何风浪的冲击,如同一个塑料袋。

人生就是一个大游戏,谁也不知道最后的结局。拿破仑一生经历几十次战役,最后滑铁卢战役黯然收场,黯然收场的时候他的势力单薄的也如同一只塑料袋,可是他毕竟是有过辉煌经历的人。

我现在还没有过辉煌的经历,可是辉煌的经历就一定是我想要的吗?

从2013年到2019年,六年时间,就是不愿向资本低头、在资本面前挺直腰杆说的起话,才发明“公司内部的共产主义”。话说回来,其实找投资不好找,如果找投资好找,我早就成功了,现在的我肯定已经开始着手拯救地球的自然环境,用最强力的手段。

愚蠢的人类!愚蠢的资本主义!

在骂别人愚蠢之前,别忘了还有愚蠢的自己,能力有限,根本做不成的事情不要想着去做。

这世上徒劳的个人和团队太多了,为了理想打拼,除了遍体鳞伤,还能得到什么呢?

毕其功于一役

记住,

任何时候都不要孤注一掷,

而是要毕其功于一役,

破釜沉舟、背水而战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

 

只要存在着,一个鬼也有可能翻身,更何况是一个人呢?

我相信通过个人奋斗可以摆脱梦靥一般的境地。

走出疯魔

我需要什么便能得到什么。

我需要彻底毁灭,现在不是已经得到了吗?

接下来我需要死而复生,

死而复生之后,我还需要得到幸福。

为什么需要得到幸福?

因为只有我自己过得好,才能正常做事。

我在2019年境遇不佳,沦为了虚拟货币市场的赌徒。

接下来唯有向死而生,摆脱疯魔的状态,走出这一个困境。

重视安全问题

我之所以能活到现在,有两方面的原因:

第一、上天的眷顾;

第二、自己的觉悟。

无论今后做什么样的人,哪怕做一个普通人,首先也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

终极命题

今天早晨还未睡醒的时候隐隐约约想到一句话:为什么找小黑?

这时有人通过微信给我打电话,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我就从睡梦中惊醒了。

当时不知道是在思考还是在做梦,只记得当时想到的这句话是“为什么找小黑?”

此时我也没心情接电话了,接着想到:

小黑是什么?或者说小黑是谁?

这是全宇宙的终极命题。

 

呵呵,可是这真的是全宇宙的终极命题吗?

心若在梦就在


有时候我感觉人类就像生活在地狱之中,

一切都是虚假的,

漫无边际的黑暗包围了整个世界。

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改变?

生存、攀比、嫉妒、内斗以及对不确定的人性的恐惧,

这些东西让人无法生存在一个和谐美好的世界之中。

我想说的是:

渺小的人类局促在渺小的地球上,

本来就是梦靥一般的存在,

何时才能洒脱放浪不羁地生存一回呢?

 

我已经体验过很多痛苦,我不想再继续体验痛苦,

我真想让这个世界变得像那首歌中唱的一样:

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

只要有真爱,我还用担心自己一个人踽踽独行吗?还用担心失败吗?

梦想,已经有人与我同行,但是我还需要更多人与我同行,

期待更多人加入合作共赢的事业,与其在别处仰望,不如在此处并肩。

假面

旧人已去,他想勾勒出新人的样子,

可是这个世界上有千万亿个女人,如何勾勒?

他连一个线条也画不出来。

 

对了,鱼!

一条鱼可以有多美?

她可以是鲨鱼、鲤鱼、鲤鱼、金枪鱼,

也可以是带鱼、鲈鱼、鳜鱼、黄鳝,

总之只要是鱼,都是容易勾勒的,都是美丽的。

夜莺〔西班牙〕麦斯特勒思

当年轻的夜莺们学会了“爱之歌”,他们就四散地在杨柳枝间飞来飞去,大家都对着自己的爱人唱着——在认识之前就恋爱了的爱人。

大家都唱给自己的爱人听,除了一只夜莺,他抬起了头,凝望着天空,并不歌唱着地过了一整夜。

“他还不曾懂得那‘爱之歌’哩!”——其余的夜莺们互相说着——他们就用了轻快的声音欢乐地杂乱地唱着讥刺的歌。

他其实是知道那“爱之歌”的,然而,唉,这不幸的夜莺却在上面,在群星运行着青春的天空看见了一颗星,她眨着眼睛望着他。

她望着他,慢慢地、慢慢地向下沉着,在黎明之前不见了;这不幸的夜莺望着她,目不转睛地望着——当那颗星下去了之后,他仍是出神地、悲哀地等到夜间。

黑夜来了,这夜莺就歌唱着,用了低低的声音——极低的——向着那颗星;歌声一天一天地响了起来,到盛夏的时候,也已经用响响的声音歌唱着了,很响的——他整夜地唱着,并不望一望旁边。而天上呢,那颗星眨着眼,永远地望着他,似乎是很快乐地听着他。

等到这爱情的季节一过去,夜莺们都静下了,离开了杨柳树,今天这一只,明天别的一只。这不幸的夜莺却永远地停在最高的枝头,向着那颗星歌唱。

许多的夏季过去了,新爱情赶走了旧爱情,而那“爱之歌”却永远是新鲜的,每一只夜莺都向着自己的新爱人歌唱……但是这不幸的夜莺还是向那颗星唱着。

在夜里,并不注意的,在他的周围,已经有比他更年轻的声音歌唱着了。在夜里,简直并不想到他的兄弟们是全都死掉了;这向天上望着的、向那颗星歌唱着的夜莺,从最高的枝头跌下来死了。

那时候,那些年轻的夜莺们——每夜向着他们的新爱人唱着歌的那些——不再歌唱了,他们用了杨柳叶掩盖了他,说他是一切夜莺中最伟大的诗人。可是他们却永不曾知道,他正是在杨柳树间的一切夜莺中受了最多的苦难的。

孙用译,选自《世界散文经典·西方卷》,北方文艺出版社1995年版。

七夕节记录

今年春节过后在保险公司遇见一个女孩,然后去追她,现在看来完全是一场闹剧。

无论从能力、爱好、个性、发展方向来看,我和她都是绝对不合适的。

她喜欢保险这份工作,所以就算我的事业发展成功,我也不能干涉她的工作。

我喜欢阅读,她根本不喜欢阅读。

我的个性与她的个性也会起冲突,我的个性强硬,她的个性软弱,再忍让也会有起冲突的时候。

而且为了正常生活,她也不会全力支持我的发展方向。

所以说,根本不是钱多钱少的事,即使有房有车有存款,也根本不合适。

 

2011年在银座商城错过的那个女孩孟*真是太可惜了,

打听到她的联系方式,但是她已经有男朋友了,她的男朋友叫什么鹏,忘了。

她方方面面都很好,善良、美丽、温柔、贤惠,最重要的是家住在城市边的乡镇,家里面不富裕,嫁到城里肯定很好。

当时如果早早谈恋爱成功,我爸也不会悄悄的把我的房子弄没有。

只是与她无缘。

 

我不知还要经受多少磨难,才能成为影响世界的人。

2020年四月
« 3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