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笑傲江湖》

最近读完了金庸的《笑傲江湖》,《笑傲江湖》小说是金庸写的最好的一部小说,即使是看网友的评论,至少也属于他写的最好的小说之一。

看过古龙的几篇作品,发现金庸和古龙写的作品在某些地方有相似之处,不知是谁借鉴谁。

金庸的写作风格是多心理描写,心理描写很细致,由此可以看出他在现实中不是一个狡诈的人,他是文字领域的侠之大者。

至于武侠小说中不可避免的仇杀、灭门等情节,金庸写不写都是一样的,因为小说是经过艺术加工的现实世界,不写也不能改变现实。

假如现代社会没有法律,仍然会是乱世。现代社会极少有仇杀,不是因为人性善良,而是因为怕法律的制裁。由此可以看出:只有在乱世中,才最能看清人性的光影交错,才最能发展出精彩的故事。

武侠世界有一个公认的名字:江湖。在江湖中,即使外面是太平盛世,江湖中仍然是乱世。

看到快结束的时候,林平之杀岳灵珊这一情节,感觉这一情节有点突兀,有点不可思议,但是仔细想了想,这种事情即使放在现实世界也不是不可能,假的能写的像真的一样,才是好的小说。

宁女侠这个人物也写活了,不愧为女侠级别的人物。

读《李鸿章传》

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吾悲李鸿章之遇。

《李鸿章传》是梁启超写的一本书,梁启超是戊戌变法的领袖,他自己也够资格被写成传记,他写的《李鸿章传》应该是最值得读的一本李鸿章传记。

他在该书中不止一次提到李鸿章不学无术,到底是怎么个不学无术?书中提到有很多本可以人为避免的灾祸,李鸿章没有能够避免,而没有避免的灾祸上升到国家层面就是给国家带来了损失。他列举的很多事例都说明了李鸿章确是一个不能完美挑起重担的人。然而,我认为在晚清当时的局势下,李鸿章没有能力也没有权限在专制政府的统治下自由做事,在晚清的巨变环境中,国家受到冲击,新闻舆论和政府共同左右着世界,政府还是一个皇权至上的政府,在忠君和爱国之间,他只能选择忠君,实际上就是忠于慈禧。他也支持过变法,他不是守旧派,慈禧虽然镇压了变法,但是慈禧也不是绝对的顽固派,她之所以镇压变法,主要还是为了争夺权力。

读克鲁泡特金《互助论》

最近在看《觉醒年代》电视剧,剧中不止一次提到克鲁泡特金的《互助论》一书,我买来一本看了看。

《互助论》是无政府主义的重要著作,在百科中查“互助论”,很多地方都提到“伪科学”一词,但是当我看这本书时,发现作者肯定是用科学的方法去写的,至于作者的动机目的,我是看不出来。

与共产主义相比,为什么互助论始终未能壮大声势?因为与共产主义相比,它一点也不极端,无法组织,无法发动,无法形成运动。

《碰撞中的世界》析 节选

科学家们也和其他人一样,有他们的希望和恐惧,激情和失望——他们强烈的感情有时可能会打断其清晰的思路和可靠的实践。但是,科学又是自我校正的。那些最基本的公理和结论也可能受到挑战。盛行的假说必须经受观测的检验才能存在下去。诉诸权威是无济于事的。有说明力的论证中每一步皆须一清二楚。实验必须是可以重复的,科学史上充满着这样的事实:先前的理论和假说被彻底推翻了,取而代之的是能够更好地解释观测与实验资料的新思想。

尽管存在着心理上的惰性——通常大概要持续一代人的时间,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人们普遍认为,在科学思想方面的这种革命,乃是科学进展的必要而顺乎需求的因素。实际上,对流行的信仰进行言之成理的批评,乃是对该信仰的拥护者的一剂良药;倘若他们不能作出答辩,那么明智的做法便是抛弃它。科学方法这种自我设问并纠正谬误的特征乃是其最引人注目的本性,这使它判然区分于人类的其它许多活动领域,例如政治和神学。

科学是一种方法而不只是一种知识实体,这种想法在科学界以外,或者实际上在科学自身内部的某些“走廊”中,并未受到广泛的重视。朝气蓬勃的批评,在科学中比在人类活动的某些其它领域更富有建设性,因为在科学上对于可靠性有着充分多的标准可为全世界能够身体力行的实践者所赞同。这种批评的目的不是压制,而是鼓励新思想的发展:那些新思想经过怀疑而又扎实可靠的追究而留存下来,这正是它们在斗争中证明自己正确、或者至少有用的好机会。

对于发行伊曼纽尔·维里柯夫斯基的著作,特别是他的第一本书,即1950年出版的《碰撞中的世界》,科学界的情绪是十分激昂的。

我本人强烈地持有这样的观点:无论推理过程是多么离经叛道,或者结论是多么令人生厌,压制新思想的任何行为都是不能原谅的——至少对于自由交流新思想的科学家们是这样。

卡尔·萨根,康奈尔大学天文学与空间科学教授。1934年生于纽约,后就学于芝加哥大学,并于1958年在该校取得博士学位。在去康奈尔大学任职并于 1968年成为该校行星研究实验室主任之前,他曾在(伯克利)加利福尼亚大学、斯坦福大学,以及哈佛大学担任学职。萨根在行星研究、美国空间计划,以及国际组织方面均极其活跃。除了数量庞大的专业论文,以及作为行星科学杂志《伊卡鲁斯》的编辑所作的工作外,他还写了大量的通俗文章和书籍。他获得了许多荣誉,其中包括康奈尔大学物理科学的戴维·邓肯教授衔,以及几个荣誉博士衔。他对科普所作出的贡献已使他成为一位举世瞩目的科学家。

卞毓麟 译

精神疗法与魔术

在受暗示控制作用方面,自主性和神经系统是敏感的。暗示作用正是精神医疗师医治精神与器官综合性疾病普遍使用的方法。例如,在精神外科方面,使用假手术便能暗示病人,病变器官已经切除了,因而也就不会在危害病人了。诺布·陈像狼一样的嗥叫,并把他的治愈力射入到病人的体内,就是利用这些做法,增强他对病人已经实施过的这种暗示:陈就是使用这些不可思议的技巧来治病的。当福音医疗师像演戏地请求上帝通过他们把他的治愈力传送给他们的病人时,他们用的也是这种暗示力,希望这种暗示力能够影响病人发生障碍的自主性神经系统,好使由该系统的障碍所引起的疾病或症状得到治愈。有些时候,这种医治方法是奏效的:病人的症状或甚至是疾病,结果都给治好了。不幸的是,这种治愈往往只是暂时的。当病人再次遇到精神压力时,它们的自主性性神经系统仍然会复发功能性障碍,于是偏头痛、哮喘、溃疡以及其他功能性混乱症,便又重新出现。——–威廉·A·诺轮;赵长利 译

亚量子的出现

我们可以做一个非常有用的比喻——当然,这只是比喻而已——将我们的时空想象成某个巨大的超级球的“表面”。在这一时空内,信息不可能以超光速传播。但是,我们无法知道制约信息穿过超级球而传送的规律。在亚量子级上,或许信息可以进行超光速的甚至是同时的传播。
沃克的超常力理论,是以这种亚量子现象的存在为前提的,因此,有必要概括的叙述一下量子力学的这种背景。沃克认为人的心灵同一切物质系统一样,是一种持续的量子力学过程。他说:我们都有一种不断压缩大脑中的“波包”以造成新的精神状态的“意愿”。他推测,这一过程包含了“电子穿过神经腱的裂缝”。这没有实验依据,但他相信这种依据将会很快出现。照沃克来看,由于宇宙的各个部分都在亚量子级上互相联系,因此,他认为:人们没有理由不可以利用这一亚量子级使大脑以外的电子系统的波包塌缩——不管这些波包相距多么遥远。————马丁·加德纳;吴春明 译

多事之秋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期,可谓多事之秋,一股反理性活动的浪潮席卷美国。随着这一浪潮带来的是至今在一定程度上还存在着的反科学的态度。由于某些科学技术的应用,在某些方面不仅不能改善人类的的处境,而且还确实明显地减少了现代生活中的乐趣和美好的东西,所以,某些人对科学方法及其结论表示公开的敌对情绪是可以理解的。而这时,批评家们利用这种敌对情绪马上把科学和反人类主义等同起来,并号召人们去信赖可以使人们认识我们周围世界的别的方法。在这个环境污染、人口过剩、失业、犯罪率上升、技术在其中担任主要角色及可怕而持久的战争——这也许是最重要的——所困扰的世界中,这个号召找到了响应者。——–阿瑟·W·高尔斯顿;克利福德·L·斯莱曼《植物也有感知性和情感吗》杨春祥 译

信还是不信

我们怎么知道我们懂什么呢?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我们对世界的有关看法不过是常识、直觉、信仰的的一种复合而已,而人们所告诉我们的则据说在科学上是正确的。在许多情况下,即使与我们的直觉和常识矛盾,我们仍会去接受科学的观点。在茫茫夜空中的群星,他们所发出的光其实是几千年甚至几百万年前所发出的,这种观点虽然与我们的直觉相冲突,但我们还是会加以接受;我们同样会相信,天上的这些星星即使看上去象小小的、不含杂质的钻石,实际上却是些无法想象地大的气态大火球,它们所发出的光是通过核聚变而提供的,而这种聚变规模之大,使我们的氢弹爆炸相比之下也成了有似从燧石上敲出的一个火星。我们相信我们手里所拿的这本书是厚实的,然而从原子极数上来看,我们知道它实际上几乎百分之百是空的空间。————巴里·辛格;武文译《科学与怪异》

《科学与世界二十大怪谜》引论的最后一段

本书的撰稿者们从繁忙的专职工作中抽出时间来对有关问题进行谨慎小心的分析,原因就是他们甚为关心公众的想法及公众是怎样看待科学的。人类现在面临许多危机:人口爆炸、环境污染,对资源的掠夺性利用及其最终的枯竭、核武器的大量储备、种族的不相容和经济压迫,及许许多多其他问题。所有这些问题都在威胁着作为一个物种的人类的生存。如果我们想要甚至在尔后几十年内而不是千百年内继续生存下去,我们就得以某种方式和以可以利用的一切智利和理性,来正视落到我们这个社会上的所有问题。与此相反,我们要是把希望寄托在伪科学的猜想或过去几千年前的莫名其妙的神秘信仰上,那我们可就输定了。—–乔治·O·阿贝尔;武文译

《谈怕死》朗读

经典散文 :谈怕死
作者:(英)威廉·哈兹里特
  也许,摆脱死亡恐惧的最佳疗法是思考生命的开始和终结。曾经,我们对此没有给予关注–为什么走到生命的尽头时,这个问题却会困扰我们?我不希望生活在一百年前,或者安妮女王的时代,为什么还要为未能生活在一百年前,说不出是谁的统治时代而感到遗憾?
  死亡,就像我们的出生。思考这一永恒的主题,无人会自责,悔恨,或质疑,相反我们可以释放心灵,缓解忧愁。仿佛,我们在度假一般:我们没有被传唤至人生的舞台上,穿着华丽的衣服或破旧的衣衫,大笑不止或痛哭流涕,被人训斥或者赞美;然而对此,我们却隐藏了许久,安详悠闲,而远离伤害:我们仿佛沉睡了千百个世纪而不愿被人唤醒;安逸而无忧虑,总处于孩童时期,而且比婴儿睡得还要深沉,还要平静,被裹挟于最轻柔、最细密的尘埃之中。然而,我们却最怕的是经过瞬间的狂热,徒劳的希望,没有缘由的恐惧,又沉浸到熟睡状态,而忘记生命中困扰我们的梦想!
2021年9月
« 8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