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命题

今天早晨还未睡醒的时候隐隐约约想到一句话:为什么找小黑?

这时有人通过微信给我打电话,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我就从睡梦中惊醒了。

当时不知道是在思考还是在做梦,只记得当时想到的这句话是“为什么找小黑?”

此时我也没心情接电话了,接着想到:

小黑是什么?或者说小黑是谁?

这是全宇宙的终极命题。

 

呵呵,可是这真的是全宇宙的终极命题吗?

心若在梦就在

有时候我感觉人类就像生活在地狱之中,

一切都是虚假的,

漫无边际的黑暗包围了整个世界。

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改变?

生存、攀比、嫉妒、内斗以及对不确定的人性的恐惧,

这些东西让人无法生存在一个和谐美好的世界之中。

我想说的是:

渺小的人类局促在渺小的地球上,

本来就是梦靥一般的存在,

何时才能洒脱放浪不羁地生存一回呢?

 

我已经体验过很多痛苦,我不想再继续体验痛苦,

我真想让这个世界变得像那首歌中唱的一样:

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

只要有真爱,我还用担心自己一个人踽踽独行吗?还用担心失败吗?

梦想,已经有人与我同行,但是我还需要更多人与我同行,

期待更多人加入合作共赢的事业,与其在别处仰望,不如在此处并肩。

假面

旧人已去,他想勾勒出新人的样子,

可是这个世界上有千万亿个女人,如何勾勒?

他连一个线条也画不出来。

 

对了,鱼!

一条鱼可以有多美?

她可以是鲨鱼、鲤鱼、鲤鱼、金枪鱼,

也可以是带鱼、鲈鱼、鳜鱼、黄鳝,

总之只要是鱼,都是容易勾勒的,都是美丽的。

夜莺〔西班牙〕麦斯特勒思

当年轻的夜莺们学会了“爱之歌”,他们就四散地在杨柳枝间飞来飞去,大家都对着自己的爱人唱着——在认识之前就恋爱了的爱人。

大家都唱给自己的爱人听,除了一只夜莺,他抬起了头,凝望着天空,并不歌唱着地过了一整夜。

“他还不曾懂得那‘爱之歌’哩!”——其余的夜莺们互相说着——他们就用了轻快的声音欢乐地杂乱地唱着讥刺的歌。

他其实是知道那“爱之歌”的,然而,唉,这不幸的夜莺却在上面,在群星运行着青春的天空看见了一颗星,她眨着眼睛望着他。

她望着他,慢慢地、慢慢地向下沉着,在黎明之前不见了;这不幸的夜莺望着她,目不转睛地望着——当那颗星下去了之后,他仍是出神地、悲哀地等到夜间。

黑夜来了,这夜莺就歌唱着,用了低低的声音——极低的——向着那颗星;歌声一天一天地响了起来,到盛夏的时候,也已经用响响的声音歌唱着了,很响的——他整夜地唱着,并不望一望旁边。而天上呢,那颗星眨着眼,永远地望着他,似乎是很快乐地听着他。

等到这爱情的季节一过去,夜莺们都静下了,离开了杨柳树,今天这一只,明天别的一只。这不幸的夜莺却永远地停在最高的枝头,向着那颗星歌唱。

许多的夏季过去了,新爱情赶走了旧爱情,而那“爱之歌”却永远是新鲜的,每一只夜莺都向着自己的新爱人歌唱……但是这不幸的夜莺还是向那颗星唱着。

在夜里,并不注意的,在他的周围,已经有比他更年轻的声音歌唱着了。在夜里,简直并不想到他的兄弟们是全都死掉了;这向天上望着的、向那颗星歌唱着的夜莺,从最高的枝头跌下来死了。

那时候,那些年轻的夜莺们——每夜向着他们的新爱人唱着歌的那些——不再歌唱了,他们用了杨柳叶掩盖了他,说他是一切夜莺中最伟大的诗人。可是他们却永不曾知道,他正是在杨柳树间的一切夜莺中受了最多的苦难的。

孙用译,选自《世界散文经典·西方卷》,北方文艺出版社1995年版。

七夕节记录

今年春节过后在保险公司遇见一个女孩,然后去追她,现在看来完全是一场闹剧。

无论从能力、爱好、个性、发展方向来看,我和她都是绝对不合适的。

她喜欢保险这份工作,所以就算我的事业发展成功,我也不能干涉她的工作。

我喜欢阅读,她根本不喜欢阅读。

我的个性与她的个性也会起冲突,我的个性强硬,她的个性软弱,再忍让也会有起冲突的时候。

而且为了正常生活,她也不会全力支持我的发展方向。

所以说,根本不是钱多钱少的事,即使有房有车有存款,也根本不合适。

 

2011年在银座商城错过的那个女孩孟*真是太可惜了,

打听到她的联系方式,但是她已经有男朋友了,她的男朋友叫什么鹏,忘了。

她方方面面都很好,善良、美丽、温柔、贤惠,最重要的是家住在城市边的乡镇,家里面不富裕,嫁到城里肯定很好。

当时如果早早谈恋爱成功,我爸也不会悄悄的把我的房子弄没有。

只是与她无缘。

 

我不知还要经受多少磨难,才能成为影响世界的人。

誓与困难决战到底

无论经历多么曲折,道德品质都必须坚如磐石,不然你根本没有资格做一个人物。
没钱的话,在这个社会上就是一个肿瘤,道德品质再高尚也没用,这个道理我已经体会了十年时间。因为自身本事不够高,同时又受到了周边环境的迫害,所以没钱,始终走不动路。
其实也怪我自己,看不出他的本质,还想着哪怕只有一点亲情他说的话也应该是真的,谁知道真相却是这样!
这些年我经常处于一分钱没有的状态,眼看着他干着愚蠢的事业,就因为亲情还信任他,还想着让他给我投资,没想到连亲情也是假的。三套房子除了一套留给后妈的儿子,其余两套全没了,他给我的除了哄骗和压力其余什么都没有。
互联网事业已经耽误了六年时间,六年时间在互联网里面是什么概念不用我说了,我也被现实环境折磨的死去活来很多次,然而,即使被现实环境折磨的死去活来很多次,我也永远都不会放弃。

逆境中的自我安慰

如果你遭受严重的打击,心里能默念什么呢?记住以下三句话:
“该活的活,该死的死”——这是自然规律和既成事实的双重作用,任何外力都无法改变。
“死的去,活的来”——这是自然规律。
“死生有命,但是富贵不在天”——为什么说富贵不在天呢?因为这个世界总是有机会的,尤其是发展到21世纪的现代社会。现代社会很不公平,但是也不能搞平均分配,平均分配会搞乱整个世界,因为物质的极大丰富是不可能的。在平均分配不可能的情况下,这个世界总是充满无限商机的。

硬拼也要拼下去,硬撑也要撑到底

上天给一个人重创,

是为了拯救一个人,

而不是直接毁灭一个人。

我从这次重创中悟出的道理

虽不足以弥补重创造成的损失,

但是对事业的发展也非常关键。

再也没有什么比感情的剧烈变化更能净化一个人的心灵,

更能让人快速成长的事。

呼吸英雄的气息

[法国]罗曼·罗兰

我们周围的空气多么沉重!老大的欧罗巴在重浊与腐败的气氛中昏迷不醒。鄙俗的物质主义镇压着思想,阻挠着政府与个人的行动。社会在乖巧卑下的自私自利中窒息而死,人类喘不过气来。打开窗子吧!让自由的空气重新进来!呼吸一下英雄们的气息。
人生是充满苦难的,对于不甘于平庸、凡俗的人,那是一场无休无止的斗争,往往是悲惨的,没有光华的,没有幸福的,在孤独与静寂中展开的斗争。贫穷,日常的烦虑,沉重与愚蠢的劳作压在他们身上,无益地消耗着他们的精力,没有希望,没有一道欢乐之光,大多数还彼此隔离,连对患难中的弟兄们伸出援手的安慰都没有。他们不知道彼此的存在,他们只能依靠自己,可是有时连最强的人都不免在苦难中蹉跌。他们求助,求一个朋友。
为了援助他们,我才在他们周围集合一些英雄的友人,一些为了善而受苦的伟大心灵。这些“名人传”不是向野心家的骄傲申说的,而是献给受难者的。实际上谁又不是受难者呢?让我们把神圣的苦痛的油膏,献给苦痛的人吧!我们在战斗中不是孤军。世界的黑暗,受着真理之光的烛照。即便是今日,在我们近旁,我们也看到两朵最纯洁的火焰闪耀着,那便是正义与自由:毕加大佐和蒲尔民族。即使他们不曾把浓密的黑暗一扫而空,至少他们在一闪之下已给我们指点了大路。跟着他们走吧,跟着那些散在各个国家、各个时代的孤独奋斗的人走吧。让我们来摧毁时间的阻隔,使英雄的种族再生!
我称其为英雄的,并非以思想或强力称雄的人,而只是靠心灵而伟大的人。好似他们之中最伟大的一个,就是我们要叙述他的生涯的人所说的:“除了仁慈之外,我不承认还有什么优越的标记。”没有伟大的品格,就没有伟大的人,甚至没有伟大的艺术家,伟大的行动者;所有的只是些空虚的偶像,匹配卑俗的灵魂,时间会把他们一起摧毁。成败又有什么相干?主要是成为伟大,而非显得伟大。
这些传记中的人的生涯,几乎都是长期的受难,或是悲惨的命运,使他们的灵魂在肉体和精神的苦难中磨折,在贫穷与疾病的铁砧上锻炼;或是目击同胞受着无名的羞辱与劫难,而生活为之戕害,内心为之碎裂,他们永远过着磨难的日子;他们固然由于毅力而成为伟大,可是也由于灾患而成为伟大。所以,不幸的人啊,切勿过于怨叹,人类中最优秀的分子与你们同在。汲取他们的勇气做我们的养料吧;倘使我们太懦弱,就把我们的头枕在他们的膝上休息一会吧。他们会安慰我们。在这些神圣的心灵中,有一股清明的力量和强烈的慈爱,像激流一般飞涌出来。甚至无需探询他们的作品或倾听他们的声音,就在他们的眼里,他们的行述里,即可看到生命从没有像处于患难时那么伟大,那么丰满,那么幸福。
在此英勇的队伍内,我把首席给予坚强而纯洁的贝多芬。他在痛苦中还曾希望他的榜样能支持别的受难者,“但愿不幸的人,看到一个与他同样不幸的遭难者,不顾自然的阻碍,竭尽所能地成为一个不愧为人的人,而能借以自慰”。经过了多少年超人的斗争和努力,克服了他的苦难,完成了他所谓的“向可怜的人类吹嘘勇气”的大业之后,这位胜利的英雄,回答一个向他提及上帝的朋友时说道:“噢,人啊,你当自助!”
我们对他的这句豪语应当有所感悟。依着他的先例,我们应当重新鼓起对生命对人类的信仰!

无法弥补的损失

过去10年我都白活了,没有疯玩,也没有疯乐,我的性格、我的经历、我的理想、我的抱负把我整个人从正常的社会体系中剥离出来,我已经太累了,我需要一个家。
上天安排她来是为了给我提醒,而不是让她与我配对成夫妻,上天的意思很明白:你不行动,我就要让你遭受更大的打击。
其实我的潜意识里面已经告诉了我很多次:不行,不行,不行,没有可能,没有可能,没有可能。然而情感战胜了理智,大脑拒绝承认不行。
她是一个性情复杂的女孩,真相永远只有一个,但是性情复杂永远是捉摸不透的。
受伤害最大的还是自己。
为什么每次受伤的都是我?真爱难道有错吗?我不禁要问上天:给我一个公道!
上天只能回答:没有公道!这世界本来就不是公平的,即使让你在地震中不知不觉被砸死你也要认命,更何况只是没有得到爱情!
2019年八月
« 7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