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社交版图

2017年年初接触抖音,那时候的抖音净是些抖动震动的特效短视频,正常的唱歌跳舞也弄成抖动震动,不喜欢这一套,直接卸载。没想到到了2019年,短短两年的时间,抖音成为了短视频领域的老大,快手是老二。

微信是腾讯公司于2011年年初推出的类Kik的即时通讯软件,小米的米聊比微信更早,幸亏腾讯公司的战略眼光及早发现了这一即时通讯行业的发展趋势,不然,即使米聊不能成为QQ的竞争对手,其余后起之秀也会成为QQ的竞争对手,真到了竞争对手把QQ挤到一边的时候,QQ就只有坐一边哭了。然而在当时有能力与QQ竞争的只有微信、米聊、易信等巨头推出的软件,非巨头推出的,除非很有钱、很有经验、很有能力,不然全都要靠边站。

现在做即时通讯行业的软件更没有希望,什么叫做沉没成本?什么叫做徒劳无功?在十年前微信刚开始出现的时候都无法和微信竞争,更何况十年后呢?

2012年,开心网这个社交领域的诸侯国与人人网诸侯国的战争打响,开心网赢了官司却输了市场,没过几年就倒闭变卖,可是现在人人网这个重创开心网的诸侯国也名存实亡,微博依靠着名气和官方的支持割据一方,但是微博的军队不够强大,现在是微信一统天下的年代。

论抗疫的大局观

中国的疫情消弭,美国的疫情严重,这到底是不是好事呢?

对中国来说是好事,对美国来说是坏事,整体上还是一件坏事。

这样说,并不是说我要爱别人的国,而是说在抗疫这件事上要消除地域、国别、种族的观念。

日本地震对中国有什么好处?美国疫情爆发,中国又岂能完全幸免?

多创造,少收购

在2014——2020年,

如果我说找不到投资是中华民族的损失,

是对的。

但是在2020年以后,

找不到投资是我自己的损失。

因为没有人知道我,

我也不愿意被众人知道。

我只想做商业上的事情,

我只为我自己以及团结在我周围的合作伙伴做事。

一切悲剧都是由心而发

性格弱势是导致悲剧命运的主要原因,而命运多舛只是导致悲剧命运的次要原因,命运多舛让我觉得我就是这样的命,怎么挣扎都没用,这样就影响交际,不敢交朋友影响人脉,这就是恶性循环的作用。
然而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推给命运,我的特点是强的地方很强,弱的地方很弱,只是强的地方没有人知道而已,弱的地方只要我开始干普通的工作,经常就能表现出来,干任何一个普通的工作,出了差错就会责怪自己,恨不能找一个地缝钻进去,这样就会自己否定自己,长期自卑。算了,我不是干普通工作的人才,我擅长的工作没人给我提供工作机会,我擅长做精神领袖,负责精神指导。
“董事长”才是适合我的工作,这样的工作机会只能自己给自己提供。
一切悲剧都是由心而发,“自信”可以结束悲剧。
我曾经建立的无数自信后来都像轻烟一般飘走,今后,我不能再在意世俗之人的眼光,那些世俗之人也都是不敢想、不敢做、最后一事无成的人,纵使他们表面上看起来比我强又如何?我还没有失败,我需要信心重新站立起来,超越那些庸俗之人!

国际妇女节的来历

每年的3月8号本来是各国的纺织女工罢工抗议的日子,后来转变为了国际妇女节。

这个习惯相当悠久,最早在1857年的美国。

后来最著名的一次纺织女工罢工在1917年的俄罗斯首都圣彼得堡,七天后,俄罗斯皇帝尼古拉二世退位,临时政府确保妇女拥有投票权。

虾米音乐没有提示用户就关停,太不负责

在2月5号关停之前的两个月内好几次使用虾米音乐的官网xiami.com听音乐,最晚一次听歌在关停前几天,连一次提示信息也没看到,后来发现后连抢救歌单的机会也没有,真是垃圾得不能再垃圾。

在IPFS上建立博客服务的设想

目前国外最大的博客服务站点是Blogger,国内的博客提供商几乎已经群灭,日志保有量最大的是新浪博客。

我在想,IPFS(星际文件系统)的去中心化存储技术日趋成熟,为什么不在IPFS上建立一个博客服务呢?

现在面临的三个问题:

  1. 技术尚未完全成熟;
  2. 信息安全和隐私保护问题:如何告知用户不要轻易公开隐私内容?
  3. 盈利模式的问题:是否可以通过Filecoin盈利?或者即使是以非营利组织的模式运营,也要保证有可靠的资金来源。

记忆是无价的,即使我不做这件事,也可以由别人来做这件事,不能什么事情都用商业利益来衡量,做好了,商业利益自然会有,只是这件事有点棘手,不是说干就能干。

区块链上建立博客服务(公开日志系统)的事是有价值的,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有价值,做这件事的人(或公司)不应该指望它赚钱,非营利组织的模式是合适的。

每天写一篇博客,怎么坚持?

自从开通独立博客以来,疏于管理,服务器还中断几次,导致百度、Sogou等中文搜索引擎收录不多,Google倒是收录一点,可是不管收录多少,从搜索引擎来的访问量几乎没有,以后如果还记得自己有一个独立博客,就坚持每天写一篇博文,坚持原创吧。🙅‍

读克鲁泡特金《互助论》

最近在看《觉醒年代》电视剧,剧中不止一次提到克鲁泡特金的《互助论》一书,我买来一本看了看。

《互助论》是无政府主义的重要著作,在百科中查“互助论”,很多地方都提到“伪科学”一词,但是当我看这本书时,发现作者肯定是用科学的方法去写的,至于作者的动机目的,我是看不出来。

与共产主义相比,为什么互助论始终未能壮大声势?因为与共产主义相比,它一点也不极端,无法组织,无法发动,无法形成运动。

《奇特教主》小说

作者:紫陌飞烟

第一回:魔豆重生

黄昏,

天边一抹孤鸿。

一个白衣飘飘的男人正在麦田的麦浪上追一个黑影。

黑影疾如风,白衣迅如闪。

正当白衣男子接近黑影的时候,他举起手中的扇子准备与黑影搏斗,黑影把黑衣挥手扔向白衣男子,然后化身为一个骷髅,白衣男子心里暗惊道:不好,中计了。

说时迟那时快,黑影化身的骷髅变成一个石柱,这个石柱与两边的几个石柱用铁链连在一起,中间的石柱牵动机关,所有的石柱同时向白衣男子发射出了多种暗器,总共有多少种暗器以及分别是什么暗器已经看不清了,此时,白衣男子张开口,口中发射的十数枚圆形颗粒冲向暗器,暗器应声落地,白衣男子看了看石柱后面的几个田间小屋,明白此地不宜久留,立即回转身,去了。

众位看官,你道这白衣男子是谁?他便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铁扇公子白无敌,江湖人称“奇特教主”。他又如何练习了一身空中行走的绝技?天晓得,也许是习惯成自然,能做到无我无念自然就练成了。你看他在麦田上方追逐黑影,起初踏着麦浪飞奔,再之后不用踏,手拿折扇轻飘飘地掠过麦浪,诗曰:

奇特真奇特,

麦上踏浪飞。

若问真因由,

华夏一品绝。

 

夜,

诗人的夜,歌手的夜。

白无敌回到城墙内的家中,感觉肚子里少了点东西,坏了,难道从胃里发射出去的秘密武器没有返回?平常都是在他未闭嘴的一刹那就已经返回了,越想越不对劲,总共有三十六颗,全部都发射了出去,现在感觉肚子比平常空了许多,怎么办呢?没办法。此时他没有心思吃饭,温了一壶酒喝了下去,然后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去,半夜他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梦:黑白无常各捧着一捧豆子来到阎王爷的判桌前给阎王爷汇报情况,只见那些豆子来到判桌上唧唧喳喳地议论不停,声音很小,听不清楚在议论什么,阎王爷问:这是从哪里拘来的?是什么生物?黑白无常俱答曰:不知道。阎王爷吩咐道:退了吧,退了吧,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尔等从何而来?其中一个豆子答曰:我们从奇特教主的胃里来的。阎王朝黑白无常一挥手:给他退回去。黑白无常唯唯诺诺,均回答:是,是,这就办,这就办。然后这些豆子瞬间就回到了白无敌的胃里,在梦里他好像看到这些豆子纷纷绽开了笑脸,其中一个豆子问另一个豆子:我们为什么不往下去?另一个豆子回答道:往下去太肮脏,非我等居留之所。

此时白无敌从梦中惊醒,从床上坐起,回想起方才所梦之事,突然间又感觉饱腹感增强,心中暗喜,心想:这些豆子真是聪明,真不敢相信他们能死而复生。

原来,当白无敌追击黑影的时候,正中了黑影布下的机关,这些魔豆迅速出动,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冲向暗器,谁知这些暗器经过了特殊设计,全都加上了捕捉魔豆的小匣子,魔豆有去无回。后来这些魔豆被黑影交到他的老大铁毒教主的手里,铁毒教主看到都是些普通的黄豆,而且颗粒很小,命令手下把这些黄豆煮了。魔豆们听说自己要被煮,迅速让真身脱离黄豆,然后纷纷自杀来到阴曹地府,地府的判官和阎王不认识这是什么生物,于是就出现了白无敌梦中的那一幕。

话说这些魔豆正是白无敌训练出的暗器,平时藏在胃里,贴在胃壁之上,用的时候只需默念“魔豆魔豆我爱你”,这些魔豆就会迅速飞出,攻击敌人或解救主人于危难之中,后来时间长了,这些魔豆逐渐通灵,不用默念“魔豆魔豆我爱你”,只需张开口就知道:魔豆君,该你出场了。每次都不会让白无敌失望。

这些魔豆比普通的黄豆还小,飞出时却会变成舍利子一般大小,而且百毒不侵,不会沾染任何毒素,坚硬如金刚石,是白无敌的秘密武器。

(2019年10月试写小说)

2021年8月
« 7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