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第十一个小时》

10年前看过《第11个小时》这部纪录片,最近又看了一遍。

第11个小时什么意思?第11个小时用来指代某件事情的最后一刻,事态还有转机的可能。离截止时间就只差一点点。这部影片旨在唤醒人们的危机意识,重新认识自然,拯救自然环境等于拯救自己。

通过这部影片,我总结了四种前沿的环保科技:

能源利用方式的变革(可再生能源);

自然水循环系统

氢燃料汽车

建筑物革命(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绿色节能建筑)

影片提到:二战时期,1941年12月后,罗斯福去找拜恩斯,他说:“你是我发展经济的副总统,谁阻拦你就是阻拦我,开始干吧。”6个月内,底特律脱胎换骨,不再生产民用车辆,改为生产军用汽车、坦克、战斗机,3年零8个月,从战争开始,美国征兵,与英国和其他盟军一起战胜了日本帝国主义、意大利法西斯、纳粹德国,然后开始遣散。

这些不是技术问题,而是领导问题。

我的偶像纪伯伦

我的偶像纪伯伦先生英年早逝,他为这个世界留下了许多美丽的散文诗。他生前不怎么出名,死后才渐渐为人们所知,后人称他为“爱与美的诗人”。他写的诗不但有美感,而且很有哲理,可以说他不但是阿拉伯世界的骄傲,也是整个世界的骄傲。民族的也是世界的——这句话尤其适用于纪伯伦。
生命就是爱与美,爱与美等同于生命。“爱与美”是纪伯伦创作思想的核心,他的信仰就是爱与美。他是不会信仰某一宗教的,如果基督教的宗旨包括爱与美,那么他的信仰就是基督教;如果佛教的宗旨包括爱与美,那么他的信仰就是佛教;如果以伊斯兰教的宗旨包括爱与美,那么他的信仰就是伊斯兰教。
他是一位孤独的歌者。

“在这个世界上,我是个异乡人。”

他必然是一个异乡人,两个方面的原因:生活贫穷,精神孤独。因为生活上的贫穷,所以朋友就不多,再加上精神上的孤独,能理解他的人不多,就必然导致他与现实世界的格格不入,只能有少数几个朋友,如此一来也有个好处:少数几个朋友都是真正知心的朋友。他说他是一个异乡人是可以理解的,事实就是如此。
他散佚的作品那么多,就与他是一个异乡人有关。我们假定他不是异乡人,那么凭借他的才能早点混迹于文艺圈是可能的,那么他的朋友就会增多,出版社也会早点出版他的作品,他的作品散佚的也就不会那么多。

“你们有你们的思想——它是所有被驯养者、彼此结盟者和悠闲者的思想;我有我的思想——它是所有失落于自己故乡、陌生于自己民族、孤独于自己亲人和朋友者的思想。”

总结一下,纪伯伦的思想主要包括以下几个部分:
1.爱与美;
2.神性的人:比如素食主义、不干涉大自然的运作;
3.友爱、和平。

“我喜欢充满力量和具有坚定目标的心,我喜欢本体不接受装配。本质不会被分裂的、简单朴素的灵魂。”

他的意思是说:世界难道不是非正即负的吗?类似于朴素的辩证法思想,此种思想强调了世界的唯一性。

“你们有你们的思想——一种陈旧的主张,它既不能改变你们,自己也不发生变化;我有我的思想——一种新奇的事物,每天清晨和傍晚,我筛选它,它筛选我。”

纪伯伦写的某些散文诗表现了他的高傲,虽然不能说他这种傲视世界的态度完全是对的,但是想要做一个神性的人,就要学习他的这种态度。
虽说世上没有绝对的真理,但是纪伯伦的思想与真理、非真理无关,就只是一种朴素的辩证法。

作于2017年

未来的民主

未来的民主什么样?很多人关心这个问题。
准确预测未来怕是不可能的,我们可以参照最大也是最重要的民主国家美国,预测民主的未来。
美国的民主从大的方面说是三权分立,小的方面说是少数服从多数,这种民主早晚会过时。
什么样的民主可以通过持续改进而不会过时?我们设计一种民主,不是解决已有的问题,而是阻绝全部有可能发生的问题。如同主动防御式的安全软件,能够消灭临时制造的病毒。
如此的民主很难想象,可以想象的民主是自发管理型的,所谓的自发管理型就是没有政府、国会、法院等机构,也就没有权力重心,不会被利益集团利用。这样的社会就是一个健康的整体,如同一个健康人的身体。不过这种民主需要全社会绝大多数人具有高素质,如同需要整个身体的绝大部分细胞都健康,可望而不可即。
以上民主可望而不可即,那么一党责任制的民主可行吗?这样的民主可以被多数人接受吗?答案如果是可以,这个党更确切说便不是党,而是一个高素质的管理团队。这个团队管理着一套改革系统和一个企业。这个企业是全社会最大的企业,它管理着人民的生活,不为赚钱而生。
为什么还管理一套改革系统?因为团队想要保持活力,必须选择现在进行时的民主。

2010-09-01

评古龙武侠小说

古龙之于金庸最大的不同在于想象力丰富。
金庸的武侠小说比较传统,相当于杜甫,古龙的武侠小说更加浪漫传奇,相当于李白。
说古龙相当于李白,有的朋友可能会说这对古龙来说未免过誉了。
其实仔细考虑一下,并非过誉。
古龙擅长环境渲染,以虚写实的功夫非常厉害,比如武功很少直接写一招一式,对于古龙来说,一招一式都是外在的东西,对武功的深刻理解全都表现在侧面描写和环境渲染方面。
他写的武功大部分都极度夸张,不仅武功夸张,还有极度夸张的人性、极度夸张的外貌,这些都表现出了古龙武侠小说的浪漫主义色彩。
极度夸张的人性是什么?比如《绝代双骄》里面的阴九幽,他还是人吗?只能说半人半鬼,可是最后发现他还是一个真正的人,有人性的人都是真正的人,他最后与其他恶人自相残杀就证明他有人性,自相残杀也是人性的一种。
极度夸张的外貌的例子就更多了,比如《绝代双骄》里面的毛毛虫,他还是人吗?简直长得和毛毛虫差不多,古龙武侠小说里面的人物有什么外号,长相就必定是外号的样子。
古龙所写的人性怪异和外貌奇特的人物太多,简直是神奇人物的大本营。
古龙除了擅长环境渲染之外,同时还擅长情感描摹,比如:对女人的理解极其到位。
他还擅长以破案的思维去写武侠小说,很多地方都充满了推理的部分。不仅包含破案情节的有推理,整个剧情都是用推理的思路写的。可是推理多了难免有漏洞,剧情有了漏洞就必须在后面补上漏洞,于是他就一直在亡羊补牢,而且补的非常好,读者顺着看下去,基本上看不出什么漏洞。
其实不止古龙是这样,金庸也未尝不如是,比如《天龙八部》里面段誉被迫服下了七日断肠散,七天之内不能原路返回就只能死,可是段誉历尽了艰辛才赶到目的地,中间还邂逅了一次神仙姐姐,怎么还能保证在七日之内返回?后来无论毒药发作还是不发作他都没有死,无非就是主角不能死的缘故;丐帮帮主乔峰误以为段王爷是带头大哥,我不知道原版怎么写的,新修版中有了这么一段话:

他一直瞪视着段正淳,瞧他回答时无狡诈奸猾神态,但见他一脸皮光肉滑,鬓边也未见白发,不过四五十岁之间,要说三十年前率领中原群豪在雁门关外戕害自己父母,按年岁应无可能,但一转眼间,见阮星竹凝视段正淳的目光中充满深情,便似赵钱孙瞧着谭婆的眼色,心中一动:那赵钱孙明明七十多了,只因内功深湛,瞧上去不过四十来岁。段正淳以六十多岁年纪,得以驻颜不老,长保青春,也非奇事。

这段话是不是说明乔峰的心理有前后矛盾之处?看来小说家为了让故事情节合理,不惜亡羊补牢,这很正常。
相对于古龙,金庸叙事的篇幅更加宏大,情节的铺陈更加合理,但是也并非没有漏洞。总之,无论古龙还是金庸,没有强大的想象力做支撑,仅仅靠逻辑推理能力写好整个故事是有难度的。
古龙的武侠小说写尽了江湖人,看了以后就会知道:原来江湖是这个样子的,我完全看完的古龙武侠小说只有《多情剑客无情剑》上中下三册、《楚留香传奇》系列、《楚留香新传》系列、《绝代双骄》小说版1、2、3、4。相信就算看完古龙所写的全部武侠小说,对江湖的理解也不会有太大变化。

2017/11/16

世界呼唤有平常心的人

没有人永远是强者。
今天叱诧风云的商界领袖,明天就有可能在意外事故中受伤或身故。
因此我说:没有人不需要关怀和帮助。
追求幸福没有错,享乐也没有错,事实上,只有享乐才是幸福生活最本真的状态。
尘世间的一切追逐都不值得,只有“回归幸福生活最本真的状态”值得追逐。
可是,我们决不能牺牲大部分人的幸福成全小部分人的幸福,更不能牺牲大部分的人的幸福成全小部分人的奢侈和享乐。
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人性被异化,人们追求更多的不是幸福平淡的生活而是纸醉金迷。
这是一个嫌贫爱富的社会,中国如此,国际社会也如此。
追求平淡等于引导人向善,追求纸醉金迷虽然并不能因此判定这个人是坏人,但是至少可以证明这个人离通恶的道路更近了一步,向善或者通恶,全看个人选择。
通恶的原因是没有平常心,不能用正常的心态看待世界。
对人,对事物,都用一种平常心对待。
即使是不认识的人,也要有爱。
情谊大于金钱,
要有爱人之心。
即使是残疾人,只要不是坏人,对他们也要有爱。
即使是穷人,只要不是坏人,对他们也要有爱。
把自己看成与他人完全相同的人,自己并不比别人高贵。
这是一个急功近利的时代。
时代的急功近利形成了急躁的气场,加剧了地球的生态环境恶化。
那些自认为自己天生高人一等的人少了还好,如果多了,他们必定不会配合节约能源的政策,也不会采用环保措施。
这是一个急功近利的时代,但是世界——呼唤有平常心的人。这样说可能不太好理解,准确的说:世界迫切需要更多人变得有平常心。

2017/11/09

《碰撞中的世界》析 节选

科学家们也和其他人一样,有他们的希望和恐惧,激情和失望——他们强烈的感情有时可能会打断其清晰的思路和可靠的实践。但是,科学又是自我校正的。那些最基本的公理和结论也可能受到挑战。盛行的假说必须经受观测的检验才能存在下去。诉诸权威是无济于事的。有说明力的论证中每一步皆须一清二楚。实验必须是可以重复的,科学史上充满着这样的事实:先前的理论和假说被彻底推翻了,取而代之的是能够更好地解释观测与实验资料的新思想。

尽管存在着心理上的惰性——通常大概要持续一代人的时间,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人们普遍认为,在科学思想方面的这种革命,乃是科学进展的必要而顺乎需求的因素。实际上,对流行的信仰进行言之成理的批评,乃是对该信仰的拥护者的一剂良药;倘若他们不能作出答辩,那么明智的做法便是抛弃它。科学方法这种自我设问并纠正谬误的特征乃是其最引人注目的本性,这使它判然区分于人类的其它许多活动领域,例如政治和神学。

科学是一种方法而不只是一种知识实体,这种想法在科学界以外,或者实际上在科学自身内部的某些“走廊”中,并未受到广泛的重视。朝气蓬勃的批评,在科学中比在人类活动的某些其它领域更富有建设性,因为在科学上对于可靠性有着充分多的标准可为全世界能够身体力行的实践者所赞同。这种批评的目的不是压制,而是鼓励新思想的发展:那些新思想经过怀疑而又扎实可靠的追究而留存下来,这正是它们在斗争中证明自己正确、或者至少有用的好机会。

对于发行伊曼纽尔·维里柯夫斯基的著作,特别是他的第一本书,即1950年出版的《碰撞中的世界》,科学界的情绪是十分激昂的。

我本人强烈地持有这样的观点:无论推理过程是多么离经叛道,或者结论是多么令人生厌,压制新思想的任何行为都是不能原谅的——至少对于自由交流新思想的科学家们是这样。

卡尔·萨根,康奈尔大学天文学与空间科学教授。1934年生于纽约,后就学于芝加哥大学,并于1958年在该校取得博士学位。在去康奈尔大学任职并于 1968年成为该校行星研究实验室主任之前,他曾在(伯克利)加利福尼亚大学、斯坦福大学,以及哈佛大学担任学职。萨根在行星研究、美国空间计划,以及国际组织方面均极其活跃。除了数量庞大的专业论文,以及作为行星科学杂志《伊卡鲁斯》的编辑所作的工作外,他还写了大量的通俗文章和书籍。他获得了许多荣誉,其中包括康奈尔大学物理科学的戴维·邓肯教授衔,以及几个荣誉博士衔。他对科普所作出的贡献已使他成为一位举世瞩目的科学家。

卞毓麟 译

精神疗法与魔术

在受暗示控制作用方面,自主性和神经系统是敏感的。暗示作用正是精神医疗师医治精神与器官综合性疾病普遍使用的方法。例如,在精神外科方面,使用假手术便能暗示病人,病变器官已经切除了,因而也就不会在危害病人了。诺布·陈像狼一样的嗥叫,并把他的治愈力射入到病人的体内,就是利用这些做法,增强他对病人已经实施过的这种暗示:陈就是使用这些不可思议的技巧来治病的。当福音医疗师像演戏地请求上帝通过他们把他的治愈力传送给他们的病人时,他们用的也是这种暗示力,希望这种暗示力能够影响病人发生障碍的自主性神经系统,好使由该系统的障碍所引起的疾病或症状得到治愈。有些时候,这种医治方法是奏效的:病人的症状或甚至是疾病,结果都给治好了。不幸的是,这种治愈往往只是暂时的。当病人再次遇到精神压力时,它们的自主性性神经系统仍然会复发功能性障碍,于是偏头痛、哮喘、溃疡以及其他功能性混乱症,便又重新出现。——–威廉·A·诺轮;赵长利 译

亚量子的出现

我们可以做一个非常有用的比喻——当然,这只是比喻而已——将我们的时空想象成某个巨大的超级球的“表面”。在这一时空内,信息不可能以超光速传播。但是,我们无法知道制约信息穿过超级球而传送的规律。在亚量子级上,或许信息可以进行超光速的甚至是同时的传播。
沃克的超常力理论,是以这种亚量子现象的存在为前提的,因此,有必要概括的叙述一下量子力学的这种背景。沃克认为人的心灵同一切物质系统一样,是一种持续的量子力学过程。他说:我们都有一种不断压缩大脑中的“波包”以造成新的精神状态的“意愿”。他推测,这一过程包含了“电子穿过神经腱的裂缝”。这没有实验依据,但他相信这种依据将会很快出现。照沃克来看,由于宇宙的各个部分都在亚量子级上互相联系,因此,他认为:人们没有理由不可以利用这一亚量子级使大脑以外的电子系统的波包塌缩——不管这些波包相距多么遥远。————马丁·加德纳;吴春明 译

多事之秋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期,可谓多事之秋,一股反理性活动的浪潮席卷美国。随着这一浪潮带来的是至今在一定程度上还存在着的反科学的态度。由于某些科学技术的应用,在某些方面不仅不能改善人类的的处境,而且还确实明显地减少了现代生活中的乐趣和美好的东西,所以,某些人对科学方法及其结论表示公开的敌对情绪是可以理解的。而这时,批评家们利用这种敌对情绪马上把科学和反人类主义等同起来,并号召人们去信赖可以使人们认识我们周围世界的别的方法。在这个环境污染、人口过剩、失业、犯罪率上升、技术在其中担任主要角色及可怕而持久的战争——这也许是最重要的——所困扰的世界中,这个号召找到了响应者。——–阿瑟·W·高尔斯顿;克利福德·L·斯莱曼《植物也有感知性和情感吗》杨春祥 译

信还是不信

我们怎么知道我们懂什么呢?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我们对世界的有关看法不过是常识、直觉、信仰的的一种复合而已,而人们所告诉我们的则据说在科学上是正确的。在许多情况下,即使与我们的直觉和常识矛盾,我们仍会去接受科学的观点。在茫茫夜空中的群星,他们所发出的光其实是几千年甚至几百万年前所发出的,这种观点虽然与我们的直觉相冲突,但我们还是会加以接受;我们同样会相信,天上的这些星星即使看上去象小小的、不含杂质的钻石,实际上却是些无法想象地大的气态大火球,它们所发出的光是通过核聚变而提供的,而这种聚变规模之大,使我们的氢弹爆炸相比之下也成了有似从燧石上敲出的一个火星。我们相信我们手里所拿的这本书是厚实的,然而从原子极数上来看,我们知道它实际上几乎百分之百是空的空间。————巴里·辛格;武文译《科学与怪异》

2021年8月
« 7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