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吧!

[英国]劳埃德.莫里斯

快乐的日子,使我们聪明。
——约翰.曼斯斐尔

第一次读到英国桂冠诗人曼斯斐尔这行诗的时候,我非常惊讶,它真正的寓意是什么呢?不仔细考虑的话,我一直认为这句诗倒过来才对。不过他的冷静与自信却俘获了我,所以我一直无法忘记这句话。

终于,我好像可以领会他的意思,意识到其中蕴含着深刻的观察思考。快乐带来的智慧存在于清晰的心灵感觉中,不因忧虑担心而困惑,不因绝望、厌烦而迟钝,不因惶恐而出现盲点。

跳动的快乐——不仅是满足或惬意——会突然到来,就像四月的春雨或是花蕾的绽放。然后你发觉智慧已随快乐而来。草儿更绿,鸟儿的歌声更加美妙,朋友的缺点也变得更加可以理解、原谅。快乐就像一副眼镜,可以修正精神的视力。

快乐的视野并不受你周围事物的局限。只不过当你不快乐的时候,思想便转向你感情上的苦恼,眼界也就被心灵之墙隔断了。而当你快乐的时候,这道墙便崩塌了。

你的眼界更宽了。脚下的大地,身旁的世界——人们、思想、情感、压力——现在都溶进了一个更加宏伟的情境中,每件事都恰如其分。这就是智慧的开端。

论奢华

奥里弗·哥尔德史密斯

哥尔德史密斯擅长创作批判性文章,严厉抨击浮夸不实的假道学,强调人类原始的美德。本文即是他独排众议,否定“奢华”与人类罪恶的绝对关系,并赞扬它对世界文明的贡献。

看看这一幅原始单纯的自然照片,告诉我,我最尊敬的朋友,你热爱疲劳和孤独吗?你会感叹四处漂泊的鞑靼人的节俭,还是后悔生于文明人士的奢侈矫饰中?或者你会对我说,每种生活方式都有其特有的罪恶。文明的国家罪恶较多,不如此可怕凶残或者不是最可怕的国家罪恶较少,这难道不是事实吗?背信和欺诈是文明国家的丑行,荒蛮之地的居民则是轻信和暴力。文明之国的奢华能抵的上野蛮国家无人性罪恶的一半吗?当然,那些痛责奢华的哲学家,对奢华益处只是一知半解;他们好像没有察觉到,我们所拥有的奢华不仅是我们知识中最伟大的部分,甚至还是我们的美德。

当一个高谈阔论者讲到抑制我们的欲望,只用最少的东西来满足我们的感官,只用大自然所缺乏的东西来供给它们,这听起来好像很美妙;但是,如果能无辜、安适地尽享这些欲望,这不比抑制它们更能令人满意吗?快乐生活所得到的满足不比了无生趣地闷头思考之满足要好吗?人工制造的必需品变化愈多,我们快乐的圈子就越大;只有需求被满足之后,快乐才会存在;所以,奢华在增加我们需求的同时,也扩大了我们幸福的空间。

仔细调查研究任何一个以富饶和智慧而闻名于世的国家的历史,你将发现,没有最初的奢华就没有今天的英明智慧;你还会发现诗人、哲学家、甚至爱国者也在“奢华”的列车上行进。理由是明显的:只有在发现知识系于感官的逸乐时,我们才会好奇而去求知。各种感觉会为我们指明方向,产生对创造发明的种种评论。告诉戈壁沙漠土人月亮视差的精确测量,他不觉得这个信息能满足他什么需求;他迷惑:为什么会有人肯这么费劲,花这么多钱去解决这么无用的难题。但是如果把这个和他的幸福联系起来的话,向他表明这样做可以改进海上航行,有了这样的更暖的外套、更好的枪或者更棒的刀,立刻,他就会为如此伟大的改良而兴奋。总之,我们只想知道我们渴望拥有什么;无论我们如何反对它,奢华都激发了我们的好奇心,使我们渴望变得聪明。

2020年三月
« 2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