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剧推荐-北京女子图鉴

这部电视剧的制作据说是从《东京女子图鉴》得来的灵感。

看了十几集,每周二晚上更新4集,只有优酷视频上有。

本来不愿意多看,以为这部剧适合女人观看,看了之后发现这风格适合所有人。

戚薇的表现可圈可点,就是风格太多变了,衣服换来换去,就是在炫他们剧组衣服多。

而且戚薇的样貌风格也太多变了,有时青春少女,有时职场女强人,在剧中估计不是熟识她的人物都有可能认不出她。

恐怖的非洲黑刺大腭蚁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法西斯德国的著名战将“沙漠之狐”隆美尔节节败退于蒙哥马利元帅率领的英国军队之时,隆美尔为挽回败局,派出一支德军精锐部队长途跋涉,迂回穿越非洲原始丛林,直插英军后方。岂料,一场毁灭性的灾难摹然 降临到这支德国部队头上。 这是进入原始丛林的第三天。希姆长着一副保养很好的白净面孔,身体匀称结实,举手投足颇有几分儒雅之气,与不少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德军将领相比,显出几分沉稳和静穆的气质与风度。然而,他又实实在在是希特勤的狂热崇拜者。在隆美尔手下,他是以敢打敢拼与富有心计而闻名的常胜将军。几日前,当隆美尔决定派一支精兵穿越原始丛林,以奇兵突袭英军后方时,参谋部的所有人员坚决反对,理由是非洲的原始丛林历来无人敢于涉足。丛林中青蛇遍地,野兽众多,犹如一口巨大的陷阱,派兵进入,无异于自蹈死地。但希姆却不肯相信,凭他无人匹敌的常胜部队,难道竟会在什么丛林面前裹足不前?他力排众议,请缨而往。在做好各种准备工作后,他率领精心挑选的1800名士兵,踏入原始丛林。

    几天来,除了几十名士兵死于或伤于青蛇、野兽的袭击之外,并无太大损失,这自然得益于充足的准备工作及非洲土著向导的功劳。四名非洲向导教士兵们将一种气味很大的似汤非汤的液体涂抹于全身所有裸露的皮肤表层,还告诫士兵,如果野兽们不主动攻击,不要贸然开枪,以免激怒它们。眼下,希姆脚下踩着不知堆积了多少年的又厚又松的落叶,仰头看看又高又壮遮天蔽日的树林,呼吸着清新湿润又带着阵阵陈腐气息的空气,心里嘲笑着参谋部那群胆小如鼠的家伙们。不一会希姆睡着了,睡得很香甜。他不可能知道,他的士兵们同样不会想到,组织严谨、无坚不摧的庞大的蚂蚁大军正以楔形队列向他们逼近。生物学中阜有定论,蚂蚁王国中也有语言交流,严谨而完整的蚂蚁王国体系,其组织结构丝毫不比人类社会逊色。工蚁担当楔形前端的先锋角色,兵蚁是主力兵团,蚁后居中调度指挥,两翼是最强劲的食肉成蚁,弱小瘦老的蚂蚁们位层最后。它们长途跋涉,浩浩荡荡,向希姆和他的部队推进。

    最早的信号,是由位于部队宿营地左翼负责警戒的士兵恐怖得惨绝人寰的嚎叫声发的。午前九时的丛林,希姆的甜梦被迫中止。他摹然听到几十名上百名士兵同时发出的厉声嘶嚎。那叫声,既凄惨,又恐怖,完全属于那种发自肺腑撕心裂肺的绝望哀嚎。希姆的心突然收缩。令兵托马斯飞奔而来。托马斯原本红润的脸瞠,此刻已灰中透 青,嘴巴鼻孔也错了位,整个面孔扭曲得没了人形,只顾呼哧呼哧地大口喘气,说不出半句话来,一只手哆哆嗦唆地指向身后。希姆侧目膘了一眼托马斯身后,他的嘴巴在猛然张开之后挪了位,并再也无法还原。他看到,丛林的地面,铺满了厚厚的一层黑褐色蚂蚁,黑压压一片,望不到尽头。当时他根本来不及看清这种蚂蚁的大小和形状,大脑中只跳动着毛骨惊然的两个字眼儿:蚂蚁,蚁群!蚁群以希姆来不及反应的速度,潮水般向前推进,推进,距希姆大约只有七八米远。转眼间,蚁群铺天盖地地爬满托马斯全身,在一声又一声凄厉的尖叫声中,托马斯跌倒在蚁群里,迅即被蚁群淹没了。希姆清楚异常地看到,托马斯被蚁群吞没时,那两只目眶尽裂的眼球中射出的是怎样恐怖绝望的神情!希姆原本硕大的脑袋轰的一声越发膨胀起来。他无法知道,这么一支庞大的蚁群,缘何突然聚集起来,又为何直扑他和他的士兵?他的1800名士兵眼下还存留多少?但希姆懂得,此刻,用腿远比用脑更为明智,更加有效,他完全顾不得什么风度,大叫一声,转过头拚命逃去…… 蚁群仿佛在铺设一幅巨大无边的地毯,伴随着恐怖的唰唰声,漫无边际地汹涌而来。在无数士兵的尖叫声中,希姆只有一个念头:快逃,快逃……湖面近在咫尺,他不顾一切地跳进湖水中。随即,湖面四周铺满了蚁群。少量蚂蚁试探着爬到湖里,不-会儿,便沉到湖中不见了。希姆在齐胸的湖水中停了步,他环视着湖边的蚁群,突然心中一动,原来这凶猛的蚁群是怕水的!希姆暂时摆脱了生命之危,朝士兵们的宿营地望去。目力所及,一片黑褐色,除了蚁群,还是蚁群,仿佛整个世界,再没有其他颜色,再没有其他生灵。在浩浩荡荡无边无际的蚂蚁王国中,仅仅存留着的几百名士兵还在无望中作着最后的挣扎。零零星星的枪声,断断续续的手榴弹爆炸声,并未给这惨烈之至的画面增加一丝亮色。恰在此时,希姆的眼前-亮。他看到,不远处,几名特种兵正手持火焰喷射器对准身边的蚁群疯狂地发泄着仇恨。在黑褐色的蚁群中,在有限的范围内,火海笼罩,烈焰升腾,几十万、上百万只蚂蚁被一簇在湖边团聚,越聚越多越聚越大。转瞬间,湖面四周就突然出现了数百上干大大小小的蚁团,它们相继滚下湖面,滚动着向前漂移。顷刻间,湖面上布满了难以数计的黑褐色的蚁团,蚁团抱得很紧,最外缘的蚂蚁不时掉落水中,身死湖底,而蚁团仍一如既往地朝着希姆他们移来。希姆和士兵们的内心,此刻已被巨大的恐怖感所征服。

    在非洲的几年间,他们曾经听说过食人蚁的残暴,俱亲眼目睹,却是开天辟地头一回。而蚁群井然有序奋不顾身地以蚁团涉湖,更使他们心惊胆战魂飞天外。希姆毕竟身经百战,他朝着身边手足无措的特种兵大声喊道,烧死它们,快烧死它们!几名特种兵强打精神,哆哆嗦嗦地手持火焰喷射器,对准离得最近的蚁团喷吐着火焰。熊熊火焰冲天起。蚁团在燃烧,湖面在燃烧,几十个上百个蚁团被火焰吞噬。在人类发明的凶猛的火器面前,它们也是无能为力的弱者。然而,蚁群实在太庞大了。对于整个蚁群而言,这点损失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一簇又一簇的蚂蚁又在湖边团聚,前赴后继源源不绝的蚁团纷纷滚下湖面,向前漂移……希姆保养很好的白净面孔,已经如同绿中透蓝的湖水,带有几分鬼气,火焰喷射器已无火可喷。在顽强凶猛义无反顾的蚁团面前,希姆和他的士兵已经无计可施。大大小小的蚁团极有耐心地朝着被称之为人的这几个怪物缓缓漂移,靠近,散开。贴进湖面的蚂蚁很快葬身湖底,而其他的同类则涌上人的身体,带毒刺的大瞪凶狠地咬住手、胸、颈部、面颊……浓烈的蚁酸和蚁毒注入人的躯体内当成百上千的毒刺猛地刺入希姆的躯体时,他的惨叫声,比他的士兵们更加尖厉,更为刺耳,也更加绝望和肆无忌惮。尖叫过后,一片寂静。

    希姆沉入湖水,几名特种兵也相继消失。沉寂了不知多少年的湖水极不情愿地颤抖了片刻,一切又复归平静。碧绿的水面,可见一大片一大片蠕动挣扎着的蚂蚁。在预定时间,隆美尔没有收到他的爱将希姆如期发出的无线电波。稍后,也没有再接收到任何信号。大惑不解的隆美尔派出另一支部队深入丛林搜寻,终于在一个不知名的湖边,他们惊恐地看到了这样的场景:湖面以西大约三四平方公里的地面上,触目可见一副副骷髅架,有的完整,有的散落。不仅皮肉,凡毛发、衣物等有纤维、有蛋白质的物品,无一例外一无所剩。而骨架附近,武器、手表、金属纽扣。眼镜等则完好无损。经搜集,按骷髅计算,共计1764具。出发的1801人,共有37人下落不明。在现场,还搜集到部分体形巨大的蚁尸。

    德国人终于明白了事情真相:希姆和他的部队,毁灭于非洲黑刺大腭蚁。这种蚂蚁大如拇指,通常生活在中北非,每隔两三百年有一次集团性大爆发,数以亿计的蚂蚁聚集成群,浩浩荡荡地朝着一个方向作长途迁徙,疯狂地吞食一切可食之物,只是,有一个疑团他们始终无法破解:这么庞大的蚁群,平时聚集在何处?在什么情况下会突然出现?

忘记的问题

2018年4月18日          星期三          晴


昨日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昨天偶然间想到一个博客标题,没来得及记录,后来某个时刻又想起,再想记录已经晚了,忘记了。

这十几年来困扰我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忘记”的问题,其实昨天那点损失不算什么,昨天无非是想到一个可以创作原创博客的话题,然后借题发挥写一篇博客,比昨天的损失大的多得多得多得多的损失也有很多次,本来好像有灵感、记忆、想象等方面的东西,后来变得一丝一毫都寻不见,比一个火花瞬间熄灭般消失都消失的彻底。某些时候好像是特别重大的问题,所以才会经常因为此类事情变得很痛苦。十几年间经常断断续续出现这种情况,有时出现的还比较密集。

最近这段时间出现的较少了,时不时的还会出现。

林青霞-只记今朝笑(国语版)

只記今朝笑

滄海一聲笑
白雲飄呀綠水搖 世界多逍遙
自由的風呀自在的鳥
今朝多歡笑
多麼地快樂 多麼地美妙
多麼地不得了 啦啦

唱你的歌呀唱我調 唱起世界逍遙
是你 是你 今朝多歡笑
心在飄呀身在搖 唱我逍遙調
快樂的人唱快樂的謠
聲聲都是歡笑
笑看滔滔潮 世界好逍遙
浮沉水浪至今 今朝多歡笑
多麼地快樂 多麼地美妙
多麼地不得了

白雲飄呀綠水搖 世界多逍遙
自由的風呀自在的鳥
今朝多歡笑
快樂地不得了

玩具城

序言:人的责任,是要让世界成为乐园。

我在一个商业大厦内部的饭店上班,生活平淡且毫无希望,直到有一天……

今天我刚来到后厨,厨师长就交代我一个特殊任务:他用牙签的尖头串起一小块肉,让我给某个顾客尝一尝。我穿越商业大厦的重重卖场,来到商业大厦最底层靠近正门的大厅,这里有很多张圆形的桌子,围满了吃饭的客人,他们交头接耳,嗡声一片。大厅里面也到处有人驻足或经过,好不热闹。我径直来到那个要尝肉的顾客面前对他说:“先生,您的试吃到了。”他坐在板凳上转过身点点头,然后身体就向前倾,更加凑近我一些,好像是想让我把试吃的食物直接送到他的嘴里。为了表示有礼貌一些,我本能的想要双手奉上,结果左手在接触牙签的过程中不小心挨到了食物部分,右手又不小心滑了手,牙签和肉掉在了地上。我有点慌张,赶紧道歉说:“对不起,我再拿一个。”顾客说:“没关系,再拿一个吧。”这时我才注意仔细观察这个顾客,原来这个顾客脾气还不错。我心中默默的想:我一定努力把第二次试吃的食物送到,这次保证不能再出差错。

我赶紧向后厨的方向跑,为了快一点到达后厨,我打算走捷径,先是坐了几次手扶电梯,手扶电梯的客流量很大。商场里的人也很多,就像校园里的同学成群结队到处走。我很着急,一心只想着赶紧完成任务,不料一下子迷了路,加上人潮拥挤,只能随着人潮到处走,然后我被挤进了一个上下运行的电梯。电梯关上门以后来回运转了几次,运转起来就像是光速一样快,也不知方向是上下还是前后还是左右,只知道最后我自己独自漏到了一个新的空间。然后这个空间的上盖突然关闭,底部又突然打开。底部打开之后,下方是一个不锈钢颜色的管道,这个管道一点也不黑,像是本身就带有天然的光亮,看上去像个无限深的深井。突然,这个管道又开始迅速旋转,像拧麻花一样迅速旋转。旋转停止以后,本来是不锈钢颜色的墙壁突然之间变成了红色的砖墙,连每两块砖之间砌的水泥都清晰可见。本来这个管道是圆形的,现在变成了方形的,由于已经旋转过,现在乍一看上去就像是层叠起来的方格。本以为还是永远看不到头,但是仔细一看,管道现在已经不再是直的,而是变成了弯曲的,向下不是很长距离就开始弯曲,因此,我向下的视线已经很有限。每一个方格在旋转以后都有了可以踩踏的边沿,这是什么意思?可以通过踩踏边沿一层一层走下去?难道这是上帝对我的考验吗?我心想:下到无底洞的底部就有救了,可是我现在没有食物和饮水,况且我现在再也不可能以光速前进了,不知要多久才能下到底部。想到这里,我的内心就是一阵恐慌。我该怎么办呢? 突然之间进入封闭的空间,突然之间被孤立,真不知如何是好。我现在该怎么办呢?对了,我的任务还没完成,可是我现在再也不用担心顾客吃不到试吃的肉了,因为现在那道菜可能整个都已经上桌。

就在这时,一个神一般的人物出现了,他戴着红色圆形鼻子和暗红色的圣诞帽,面部红润,带着喜剧演员般的夸张笑容,手里拿着顶端带星星的魔法棒。我感到很惊讶,只听他说:“我是玩具之神底比修斯!”边说边手舞足蹈,动作非常滑稽,我想:果然不愧是玩具之神。他用魔法棒向下一指,弯曲的红砖砌成的管道立即变直了,原来这个管道现在已经不是无底洞。非但不是无底洞,而且距离不远就到底了,下方映入眼帘的是一派欢乐的景象:距离最近的地方是一个高高架起的火车道,此时正好一列小火车从火车道上驶过,一对夫妇正在陪着小孩坐小火车,再往下依稀可见各种游乐设施和正在玩耍的儿童,依稀还可以听见儿童的欢快叫喊声和各种儿童音乐。此时我感到总算安全了,内心的一块石头落了地。然后我就和他攀谈起来,他说:“世间所有的玩具都归我管。”他说话的声音有点尖细,又有点滑稽。然后我又跟他攀谈几句,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感到很愉快,但是谈话的具体内容忘记了,他好像还为我进行了一次即兴表演。

我已经忘记后来我是怎么回到地面上的,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邂逅玩具之神的经历,特别是我瞥见玩具城一隅的那一幕我永远不会忘记,因为这代表我们的世界拥有新的希望。受到此莫大的鼓舞,我在现实生活中也变得很快乐,即使仍会有不如意,内心还是很快乐。再苦再累又算什么,只要能让我看到希望。我来到地面之后创作了歌颂玩具的《玩具颂》,以玩具的口吻叙述:但愿我能给你带来人生欢乐新境地,底比修斯带领我们——我们团结在一起,真心真意我们就能——就能创造奇迹,在你光辉照耀下面一切玩具成兄弟。

2016年8月4日

什么是标准

在探讨“什么是标准”之前,首先要明确探讨的是哪方面的标准,道德标准?智力标准?数量标准?如果无法明确具体探讨的是哪方面的标准,那么不如直接探讨所有的标准。所有的标准都是人类制定的,在这里可以对标准有这样一个定义:当某种标尺固执地藏在脑海里,成为一种本能,或者说是经验,长此以往,形成标准。

每个人心中各自都有各自的执念,就连疯子也有自己的执念,因无法准确形容这种执念,暂且称之为古老的道德标准。道德标准停留在一个古老的阶段,就算有所扭曲变形,也是在古老阶段的基础上扭曲变形。

夏天有人开着电风扇睡觉,蚊子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吸血,在蚊子的眼中,吸血就是道德标准,至少吸血相当于吃饭,吃饭才能活下来。

所有的标准有没有办法统一成一个标准呢?当两个标准的差别可有可无的时候,这两个标准就可以统一成一个标准。比如有两个拖把,一个是红色的拖把,另一个是绿色的拖把,从颜色上来看,它们的标准无法统一,但是从清洁程度上来看,红色的拖把只能清洁有点脏的地面,绿色的拖把可以清洁非常脏的地面,这样红色拖把的清洁标准就可以统一到绿色拖把的清洁标准之中。设想,只要有一个超级强大的拖把,假定这个拖把是黑色的,那么无论是有点脏的地面还是非常脏的地面,这个黑色的拖把都能直接将地面拖干净,可见,消除一些旧的标准才能出现一个全新的标准。

什么是标准?其实这个问题也没有一个标准答案,我只能做一个简单的总结:标准是会被遗忘的固定程式。

论自私

自私是人的本性,但是不能自私,为什么不能自私?因为自私不能带给人好运。

每个人的本性都是自私的,只是自私的方式和程度不同。完全不自私的人是不存在的,有一点自私的人不算自私。

一个发明家发明出一样东西,申请专利之后可以为自己牟利,这能说他自私吗?不能,因为他发明出来的东西不是自己用的,为自己牟点小利也是正常的。一个发明家发明的东西有限,发明出来就是为了使用,不只是为了自己使用,而是为了大众使用。对于那些大众来讲,不是他们发明的,他们为什么可以使用?正是因为那个发明家公开了他的发明成果并申请了专利。对于发明家本人来讲,他不但可以使用自己发明的东西,还可以使用别的发明家发明出来的东西,由此才能促成互利互助的人类社会。

博爱的人不反对让人类变好,某些博爱的人还会为了让人类变好主动付出努力。自私的人不反对让自己变好,某些自私的人还会为了让自己变好主动伤害别人。

主动伤害别人的人有时可以得逞,但是人是一种脆弱的生物,不是属于金刚不坏之身的物种,不明白人是一种脆弱的生物又极端自私的人,他的自私最终只能伤害到自己。

只有朴素的人才应该得到命运的优待,那些得志一时便猖狂的人是属于小人得志,他们的得志最多也只是得志于一人一世。

异族

今天,我和另一个人逃难来到高山上,遇见了一个高山上的民族,他们的宫殿建在山顶上,当我循着天阶往上走的时候,发现宫殿的入口处竟然是一破屋。它在宫殿的一侧,与宫殿紧密相连,浑然一体。

我对另一个人说:“我们到前面借宿吧”,然后下意识的想到我口袋里还有一些钱,具体是多少记不清了,然后我们看到破屋里面住着一个男人,那男人示意我们过去,这时突然从旁边冲出一个穿皮鞋的男人,冲出以后就使劲踢住破屋的男人,边踢边说“你凭什么收钱?”住破屋的男人说“无论收多少钱都奉献给你”,穿皮鞋的男人仍然使劲踢他。

在这个社会上,没钱是不行的,没钱等于连基本的人权都没有。可是我作为异族人,看到同民族对待同民族的人竟然这样。我得到人权,难道仅仅因为我有钱吗?

2015年8月28日

斥新行星假说论

我在网上时不时的看到有一种理论(或者说是一种假说):新行星假说论(New Planetarium Hypothesis)完全颠覆人类认知,将生命真相彻底翻转。该理论认为,人类不过是居住于外星人构筑的“虚拟世界”中的“人工智慧”,人类之所以无法遇见外星人,是因程式中并无这样设定。

我认为这完全是无稽之谈。首先,外星人这么做没有意义。抛开有意义无意义不谈,单论外星人真的这么做,那么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外星人是一群奇怪的智慧生命,做事不追求任何意义。第二,外星人这么做仅仅是一次实验,他们一定要通过这个实验研究出什么。既然如此,连地球上的所有生命和一切非生命的物体必然也都是虚拟的,即人类所认识的整个宇宙都是假象,那么问题来了,知无止境,这里的“知”又有什么意义?

如果这个假说正确,那么人类永远无法超出人类所处的虚拟世界的范围到达一个真实的世界,因为整个宇宙都是虚拟的,人类对时间和空间的认识都是错误的,或者说都是无所谓正确与错误的。可是外星人有那么强大吗?果真有那么强大,我们只能认为外星人是宇宙的创造者,是上帝的上帝,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即便是在宇宙空间的极小范围内制造一个虚拟世界,也不是仅通过计算机编程技术可以做到的,只有配合如同有效的诅咒一般的神奇魔法力量,才能让人类永远陷入梦魇一般的境地,而且只有将人类永远限制在宇宙空间的极小范围之内这种魔法才会有效。将来人类的科技发达之后,飞出银河系不是不可能。可见,在理论上,人类有可能突破目前自身所处的极小范围。

计算机编程技术有那么神奇吗?人类也能掌握计算机编程技术,最终也能靠编程改变世界,也就是说,假如这个假说成立,人类将来有可能破译外星人的程序代码,外星人做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相信这种假说只是当代科学领域一个奇特的假说而已,没必要专门探讨,甚至连驳斥也没有必要。专门驳斥这个假说是因为这个假说一旦成立,它就完全违背了卡通世界的宇宙观。

宇宙的寿命

宇宙有没有开始?会不会消失?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在开始之前和结束之后还会存在着其他未知的东西。

无论宇宙开始之前和结束之后有什么,这里讨论的只是现存的宇宙的寿命。关于现存的宇宙的寿命没有统一说法,大约在几十亿年到几百亿年之间。其实仔细想一想,宇宙的寿命不算很长,以人类的眼光观之,换算成代,一代人按20年至30年计算,假使人类从宇宙开创初期就出现,宇宙的寿命也只容纳十亿代人。十亿代人,看起来已经不少了,实际上并不算长。把宇宙的寿命与人的寿命对比,人的寿命按100年计算,每个人大约能活31亿5360万秒,人的一生所经历的时间大约能容纳三代人的出现,那么正好一秒钟对应一代。一秒钟有多长呢?举个例子,比如《生活大爆炸》的演员说话速度很快,恨不得一秒钟说两句话,这样看来,一秒钟的人生已经很长了。可是当人的寿命快要终结的时候,每个人都感觉人生短暂。人生代代无穷已,看来,宇宙的寿命也不过如此。

2019年八月
« 7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