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芒种

2018年6月6日          星期二          晴


今日芒种,有芒的麦子快手,有芒的稻子可种。

今天芒种,栀子花开,麦黄梅熟,仲夏开始,天渐炎热。麦类等有芒作物成熟,开始收割;同时播种秋季作物,农民忙着抢收抢种。江南进入梅雨季节,气温升高,雨量增多,闷热潮湿;可晒晒太阳,以顺应旺盛的阳气,利于气血运行、振奋精神;适当运动、静坐调息,养心调脾,多喝温水,不吃冷饮;饮食宜以清补为主,多食疏菜、豆类、水果,可提高机体的抗病能力。祝您身体健康!种下梦想和希望,秋天收获喜悦和硕果!

致癌物举例

世界卫生组织公布了120种一类致癌物,比如:黄曲霉毒素。

炼制的食用油
发霉的坚果、大米
中式咸鱼:腌制的咸鱼里面含有亚硝基二甲胺
变质的隔夜菜含有亚硝酸盐
甲醛、二手烟、X光线

要想不得癌症需要保持健康的生活习惯:
比如吃素、吃菜叶(水煮的菜叶)

儿童节快乐

2018年6月1日        星期五          晴


有一个你,从未长大。儿童节快乐!

前些天出了点小意外,虽然谈不上劫后余生,也算是虚惊一场,这几天感慨良多,我想:人一定要坚强,即使不练武术,也一定要有武魂,也就是说一定要坚强。

过去十年,我在乎了太多不该在乎的东西,忽略了太多应该在乎的东西。旅行、交友、读书、健康管理等等是应该在乎的,可是这几点我都做的不好,尤其是健康管理做的最不好,今后要尤其加以重视。

所有外部的东西(包括金钱)都只是工具和手段,不是目的,目的是生活本身,对于个人和家庭来说,友爱、健康、和睦才是目的。

在现实的撞击之下

2018年5月28日          星期一          晴


今天差点出了车祸,还好,距离车祸还有一段距离。

开车的时候千万不能分心。

我在骑电动车的时候想找一个路口,一直往左看,转过头来看见快要撞到前面的四轮电动车,想赶紧转弯避开,这时就连车带人整个摔倒了,最后连头也撞到了路面,我感觉没什么事,马上起来了,前面开四轮电动车的司机还赶快下车问我“没事吧?”我说“没事没事”。我听见后面有几个围观的女的有一个说“吓死我了,还以为出事了”。

这次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基本上没有任何事情,回来之后因为头发脏了赶紧洗了洗头,再一摸,基本上不疼了。

这是我第一次买踏板电动车,刚买了三天就有了这次教训,有了这次教训也好,以后骑车务必注意,最好带上头盔。

经历了此事之后,我想到了一个有趣的对比:车祸的严重程度与赚钱的多少对比,我这次微型车祸大约相当于赚了一百元。如果撞击的更厉害呢?脑震荡?甚至粉碎性骨折?甚至直接毙命?真的不敢想象了。在这个时代,撞击程度的大小与赚钱的多少相比很有趣,即使是周公、孔子生活在现代,他们也不会反对赚钱。

形象问题

通过运动提升“气”,通过“气”提升形象。

同时,必须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和饮食习惯,比如作息时间要规律,吃饭的营养要跟上。

行动力和时间:通过行动力掌控时间。

人际关系:人+人+人=众

人生无处不需要断舍离

日本作家山下秀子写了一本书《断舍离》,这本书提出通过杂物管理进而整理自己的内心,通过整理自己的内心进而让自己的行动更加舒适。

其实人生无处不需要断舍离,比如:

  • 金钱
  • 名誉
  • 过时的想法
  • 购买不必要的东西的冲动

三个一切法则

  1. 精力便是一切;
  2. 健康便是一切;
  3. 关系便是一切。

精力便是一切:看过《功夫熊猫》系列电影的同学想必注意过一个桥段:阿宝的爸爸教阿宝练功,第一课是回去好好睡,在这里,熊猫睡觉就等于练功;

健康便是一切:有人说健康价值千金,其实说健康价值万金也不过分;

关系便是一切:人类社会就是人际关系的社会,这个不用说了。

炒菜时一定要注意保护眼睛

2018年5月21日          星期一          阴


今日小满,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

去年夏天有一次炒菜的时候,下面的火力比较大,油热的很快,把菜扔进去眼看不好赶紧往后撤,谁知撤到后面还是有一粒油喷溅到我的左眼中,当时我还戴着眼镜,真是气死了,赶紧用自来水冲洗,还好,只是有几天眼睛不舒服,有异物感,没去看医生,过几天基本就没事了。有好几天都不敢炒菜,后来买了一个3M的眼睛防护罩,每次炒菜的时候都用防护罩。

在此提醒大家炒菜时务必要保护好眼睛,注意调节火力,实在不行就用防护罩。为什么有时食用油喷溅那么厉害?我猜测可能与油的种类也有关系,当时我用的是盛宴牌玉米油。

记住我

泰斯特

选自《世界文学随笔精品大展》(上海文化出版社1992年版)。卞臻雄译。泰斯特,英国作家。

这天终将来临──在一所出生和死亡接踵而来的医院内,我的身躯躺在一块洁白的床单上,床单的四角整齐地塞在床垫里。在某一时刻,医生将确诊我的大脑已经停止思维,我的生命实际上已经到此结束。

当这一时刻来临时,请不必在我身上安置起搏器,人为地延长我的生命。请不要把这床叫做临终之床,把它称为生命之床吧。请把我的躯体从这张生命之床上拿走,去帮助他人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

把我的双眼献给一位从未见过一次日出,从未见过一张婴儿的小脸蛋或者从未见过一眼女人眼中流露出的爱情的人;把我的心脏献给一位心肌失能、心痛终日的人;把我的鲜血献给一位在车祸中幸免死亡的少年,使他也许能看到自己的子孙尽情嬉戏;把我的肾脏献给一位依靠人造肾脏周复一周生存艰难的人。拿走我身上每一根骨头,每一束肌肉,每一丝纤维,把这些统统拿尽,丝毫不剩,想方设法能使跛脚小孩重新行走自如。

探究我大脑的每一个角落。如有必要,取出我的细胞,让它们生长,以便有朝一日一个哑儿能在棒球场上欢呼,一位聋女能听到雨滴敲打窗子的声音。

将我身上的其余一切燃成灰烬。将这些灰烬迎风散去,化为肥料,滋润百花。

如果你一定要埋葬一些东西,就请埋葬我的缺点、我的胆怯和我对待同伴们的所有偏见吧。

把我的罪恶送给魔鬼,把我的灵魂交付上帝。

如果你想记住我,那么就请你用善良的言行去帮助那些需要得到帮助的人们吧,假如你的所作所为无负我心,我将与世长存。

社会的不公正

拉布吕耶尔

选自《世界文学随笔精品大展》(上海文化出版社1992年版)。程依荣译。拉布吕耶尔(1645—1696),法国作家。

世上有些苦难,看见就叫人揪心。甚至有人饥不果腹,他们畏惧严冬,他们害怕生存。可是,也有人吃早熟的水果;他们要求土地违反节令生产出果实,以满足他们的嗜欲。某些普通市民仅仅因为富有,胆敢一道菜吞下百户人家的食费。谁愿意,就去同这些极端荒唐的现象作斗争吧。如果可能,我既不愿作不幸者也不愿作幸运儿;我要过一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生活。

面对眼前的苦难,人们会因为幸福而感到羞耻。

我们看见田野上有一些怯生生的动物,有雄的也有雌的,他们的皮肤是黝黑的或者灰色的,被太阳烤得焦亮;他们不知疲倦地掘着地、翻着土,好像被拴在那儿;他们好像会说话;确实,他们是人。夜晚,他们钻进污秽不堪的破屋,他们以黑面包、水、萝卜充饥;他们使别人免除播种、耕耘和收获的劳苦,因此,倒是他们应该享受由他们播种而收获的面包。

如果我比较截然不同的两种人的命运,即大人物和老百姓的命运,我觉得后者仿佛满足于生活必需品,而前者欲壑难填,由于裕余反而贫乏。一个普通老百姓不可能做任何坏事损害别人,一个大人物不会做什么好事但可以犯下昭彰的罪行。一个生来为了从事有益的劳动,另一个包藏着损人的祸心。前者身上是以天真纯朴的形式表现的粗鲁和直率,后者身上是以彬彬有礼的外表掩盖的狡猾和腐朽的处世之道。老百姓没有才智,而大人物没有灵魂;前者本质善良但貌不惊人,后者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必须选择吗?我不踌躇:我愿意当一名老百姓。

2019年八月
« 7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