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指导者

[英国]温斯顿·李安纳德·史宾塞·丘吉尔

在人类历史的这一时刻,对于自然力量的控制,人类已经大大超越了以往所梦想的程度。如果人类希望的话,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和平与发展的黄金年代。他们仅仅需要征服最后也是最厉害的敌人——自己。

对一个人来说,惟一的指导者是他自己的良心,记忆惟一的护卫是他行为的正直和真诚。如果在人生的旅途之中前行而没有这个保护,是失之轻率的,因为我们常会被希望的破灭所嘲弄,但是有了这个保护,不管命运如何,我们可以永远前进在荣誉的行列中。

我们将一起前行,向前的路很长。旅途中,我们可能会遇到一些黑暗而危险的幽谷,我们必须从那里经过,而且还要与之进行艰苦的斗争。但是只要我们坚持不懈——我们将坚持不懈——我们一定可以走出这些黑暗而危险的幽谷,进入一个人类前所未知的广阔、温暖而持久的光明世界。

信用卡养卡提额小技巧

​​献给经常倒卡的朋友

【养卡技巧】

1,单笔消费:小额交易200以上500以内(28次/月以上);中等交易500以上1000以内(多刷);大额交易1000–2000(5笔以上/月);超大额2000-3300(1-2次/月);5000以上/笔不要刷(10万以下的信用卡);1001—5000元/笔(10-30万的卡)提额时间:早上10-下午4点。

2,当日消费:5笔以内(含5笔)

3,消费时间:正常上午9点一晚上9点内;10-20点更好;12-20点最佳!

4,同一张卡:消费间隔30分钟以上!不超过3笔/小时;

5,同一名字下,不同银行的卡,每张间隔5分钟以上消费

6,不同名字的卡:间隔一分钟以上消费

7,消费数据犯忌:888,999,777,444等连同号。

8,禁尾数为0和5

9,禁出现:后2位数是手续费的数字,如:1049,1026,1078,1038,1125

10,半小时内禁消费:4笔

11,数字以:(1.2.3.4为小数字,6.7.8.9为大数字),小小大,小大小,大小小,大小大,大大小,为妥。

12,3200以内,及7000以内看咔的额度为换算

13,帐单日至最后还款日:通常在18天一25天左右,星期六至星期天养卡技巧:

14,每天还款公式:以20天为基础,信用卡额度÷20天二每天消费数据

15,每月消费笔数:以各银行为标准

16,查帐,密码输错,都视为当日消费一笔

恐怖的非洲黑刺大腭蚁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法西斯德国的著名战将“沙漠之狐”隆美尔节节败退于蒙哥马利元帅率领的英国军队之时,隆美尔为挽回败局,派出一支德军精锐部队长途跋涉,迂回穿越非洲原始丛林,直插英军后方。岂料,一场毁灭性的灾难摹然 降临到这支德国部队头上。 这是进入原始丛林的第三天。希姆长着一副保养很好的白净面孔,身体匀称结实,举手投足颇有几分儒雅之气,与不少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德军将领相比,显出几分沉稳和静穆的气质与风度。然而,他又实实在在是希特勤的狂热崇拜者。在隆美尔手下,他是以敢打敢拼与富有心计而闻名的常胜将军。几日前,当隆美尔决定派一支精兵穿越原始丛林,以奇兵突袭英军后方时,参谋部的所有人员坚决反对,理由是非洲的原始丛林历来无人敢于涉足。丛林中青蛇遍地,野兽众多,犹如一口巨大的陷阱,派兵进入,无异于自蹈死地。但希姆却不肯相信,凭他无人匹敌的常胜部队,难道竟会在什么丛林面前裹足不前?他力排众议,请缨而往。在做好各种准备工作后,他率领精心挑选的1800名士兵,踏入原始丛林。

    几天来,除了几十名士兵死于或伤于青蛇、野兽的袭击之外,并无太大损失,这自然得益于充足的准备工作及非洲土著向导的功劳。四名非洲向导教士兵们将一种气味很大的似汤非汤的液体涂抹于全身所有裸露的皮肤表层,还告诫士兵,如果野兽们不主动攻击,不要贸然开枪,以免激怒它们。眼下,希姆脚下踩着不知堆积了多少年的又厚又松的落叶,仰头看看又高又壮遮天蔽日的树林,呼吸着清新湿润又带着阵阵陈腐气息的空气,心里嘲笑着参谋部那群胆小如鼠的家伙们。不一会希姆睡着了,睡得很香甜。他不可能知道,他的士兵们同样不会想到,组织严谨、无坚不摧的庞大的蚂蚁大军正以楔形队列向他们逼近。生物学中阜有定论,蚂蚁王国中也有语言交流,严谨而完整的蚂蚁王国体系,其组织结构丝毫不比人类社会逊色。工蚁担当楔形前端的先锋角色,兵蚁是主力兵团,蚁后居中调度指挥,两翼是最强劲的食肉成蚁,弱小瘦老的蚂蚁们位层最后。它们长途跋涉,浩浩荡荡,向希姆和他的部队推进。

    最早的信号,是由位于部队宿营地左翼负责警戒的士兵恐怖得惨绝人寰的嚎叫声发的。午前九时的丛林,希姆的甜梦被迫中止。他摹然听到几十名上百名士兵同时发出的厉声嘶嚎。那叫声,既凄惨,又恐怖,完全属于那种发自肺腑撕心裂肺的绝望哀嚎。希姆的心突然收缩。令兵托马斯飞奔而来。托马斯原本红润的脸瞠,此刻已灰中透 青,嘴巴鼻孔也错了位,整个面孔扭曲得没了人形,只顾呼哧呼哧地大口喘气,说不出半句话来,一只手哆哆嗦唆地指向身后。希姆侧目膘了一眼托马斯身后,他的嘴巴在猛然张开之后挪了位,并再也无法还原。他看到,丛林的地面,铺满了厚厚的一层黑褐色蚂蚁,黑压压一片,望不到尽头。当时他根本来不及看清这种蚂蚁的大小和形状,大脑中只跳动着毛骨惊然的两个字眼儿:蚂蚁,蚁群!蚁群以希姆来不及反应的速度,潮水般向前推进,推进,距希姆大约只有七八米远。转眼间,蚁群铺天盖地地爬满托马斯全身,在一声又一声凄厉的尖叫声中,托马斯跌倒在蚁群里,迅即被蚁群淹没了。希姆清楚异常地看到,托马斯被蚁群吞没时,那两只目眶尽裂的眼球中射出的是怎样恐怖绝望的神情!希姆原本硕大的脑袋轰的一声越发膨胀起来。他无法知道,这么一支庞大的蚁群,缘何突然聚集起来,又为何直扑他和他的士兵?他的1800名士兵眼下还存留多少?但希姆懂得,此刻,用腿远比用脑更为明智,更加有效,他完全顾不得什么风度,大叫一声,转过头拚命逃去…… 蚁群仿佛在铺设一幅巨大无边的地毯,伴随着恐怖的唰唰声,漫无边际地汹涌而来。在无数士兵的尖叫声中,希姆只有一个念头:快逃,快逃……湖面近在咫尺,他不顾一切地跳进湖水中。随即,湖面四周铺满了蚁群。少量蚂蚁试探着爬到湖里,不-会儿,便沉到湖中不见了。希姆在齐胸的湖水中停了步,他环视着湖边的蚁群,突然心中一动,原来这凶猛的蚁群是怕水的!希姆暂时摆脱了生命之危,朝士兵们的宿营地望去。目力所及,一片黑褐色,除了蚁群,还是蚁群,仿佛整个世界,再没有其他颜色,再没有其他生灵。在浩浩荡荡无边无际的蚂蚁王国中,仅仅存留着的几百名士兵还在无望中作着最后的挣扎。零零星星的枪声,断断续续的手榴弹爆炸声,并未给这惨烈之至的画面增加一丝亮色。恰在此时,希姆的眼前-亮。他看到,不远处,几名特种兵正手持火焰喷射器对准身边的蚁群疯狂地发泄着仇恨。在黑褐色的蚁群中,在有限的范围内,火海笼罩,烈焰升腾,几十万、上百万只蚂蚁被一簇在湖边团聚,越聚越多越聚越大。转瞬间,湖面四周就突然出现了数百上干大大小小的蚁团,它们相继滚下湖面,滚动着向前漂移。顷刻间,湖面上布满了难以数计的黑褐色的蚁团,蚁团抱得很紧,最外缘的蚂蚁不时掉落水中,身死湖底,而蚁团仍一如既往地朝着希姆他们移来。希姆和士兵们的内心,此刻已被巨大的恐怖感所征服。

    在非洲的几年间,他们曾经听说过食人蚁的残暴,俱亲眼目睹,却是开天辟地头一回。而蚁群井然有序奋不顾身地以蚁团涉湖,更使他们心惊胆战魂飞天外。希姆毕竟身经百战,他朝着身边手足无措的特种兵大声喊道,烧死它们,快烧死它们!几名特种兵强打精神,哆哆嗦嗦地手持火焰喷射器,对准离得最近的蚁团喷吐着火焰。熊熊火焰冲天起。蚁团在燃烧,湖面在燃烧,几十个上百个蚁团被火焰吞噬。在人类发明的凶猛的火器面前,它们也是无能为力的弱者。然而,蚁群实在太庞大了。对于整个蚁群而言,这点损失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一簇又一簇的蚂蚁又在湖边团聚,前赴后继源源不绝的蚁团纷纷滚下湖面,向前漂移……希姆保养很好的白净面孔,已经如同绿中透蓝的湖水,带有几分鬼气,火焰喷射器已无火可喷。在顽强凶猛义无反顾的蚁团面前,希姆和他的士兵已经无计可施。大大小小的蚁团极有耐心地朝着被称之为人的这几个怪物缓缓漂移,靠近,散开。贴进湖面的蚂蚁很快葬身湖底,而其他的同类则涌上人的身体,带毒刺的大瞪凶狠地咬住手、胸、颈部、面颊……浓烈的蚁酸和蚁毒注入人的躯体内当成百上千的毒刺猛地刺入希姆的躯体时,他的惨叫声,比他的士兵们更加尖厉,更为刺耳,也更加绝望和肆无忌惮。尖叫过后,一片寂静。

    希姆沉入湖水,几名特种兵也相继消失。沉寂了不知多少年的湖水极不情愿地颤抖了片刻,一切又复归平静。碧绿的水面,可见一大片一大片蠕动挣扎着的蚂蚁。在预定时间,隆美尔没有收到他的爱将希姆如期发出的无线电波。稍后,也没有再接收到任何信号。大惑不解的隆美尔派出另一支部队深入丛林搜寻,终于在一个不知名的湖边,他们惊恐地看到了这样的场景:湖面以西大约三四平方公里的地面上,触目可见一副副骷髅架,有的完整,有的散落。不仅皮肉,凡毛发、衣物等有纤维、有蛋白质的物品,无一例外一无所剩。而骨架附近,武器、手表、金属纽扣。眼镜等则完好无损。经搜集,按骷髅计算,共计1764具。出发的1801人,共有37人下落不明。在现场,还搜集到部分体形巨大的蚁尸。

    德国人终于明白了事情真相:希姆和他的部队,毁灭于非洲黑刺大腭蚁。这种蚂蚁大如拇指,通常生活在中北非,每隔两三百年有一次集团性大爆发,数以亿计的蚂蚁聚集成群,浩浩荡荡地朝着一个方向作长途迁徙,疯狂地吞食一切可食之物,只是,有一个疑团他们始终无法破解:这么庞大的蚁群,平时聚集在何处?在什么情况下会突然出现?

合弄制(Holacracy)

合弄制(Holacracy)
近几年,硅谷开始流行一种新的管理思路:合弄制(Holacracy)。在这种模式下,公司组织架构“去中心化”,员工们会担当多个角色,权力分散在管理流程中。放弃CEO的权威,你敢吗?
《快公司》之前有一篇文章讲合弄制,标题说合弄制是不是一个邪教,文章内容讲的却是一种全新的管理方式。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下,换一种视野看待管理企业新的方式。

现在的管理观念发生很大的改变,特别是大公司。为什么会发生转变?因为大公司病。大公司病是过于追求稳定和秩序,而这种稳定和秩序不足以让企业继续生存发展。很多公司虽然是小公司,但也不妨碍它们得大公司病。

在传统的层级制中,里面也会有各种人际关系和政治利益。作为组织人、企业家,不希望这种东西过度泛滥。所以要设立一个组织架构,尽量减少政治利益的纷争和复杂的人际关系。或者即使有人际关系,但在新的体制下,组织也能达到高效,这就是合弄制需要达到的目标。

许多企业都在改革以寻找更好的管理方式,但都是在打补丁,并不能改善企业的效率,因为打补丁的方式没有触及管理的核心。谈到管理的核心,赫伯特·西蒙教授写过一本书:《管理行为》。他有两个著名的观点:第一个观点是“管理即决策”,第二观点是“群体决策优于个体决策”。管理的核心就两个,一个是权力,一个是决策。想做核心的改革就要从这两个方面入手。

合弄制是一种新的决策权力分配机制

人体都有细胞,每个细胞都是一个子整体,既是单独的整体,又是器官这个更大整体的一部分;器官自成一体的同时,又是更大的整体——身体——的一部分。这一系列,从细胞到器官,再到有机组织,便是合弄制结构。

在合弄制这种组织方式中,多数精妙的结构不是精心设计的,而是自组织、自引导,自我发展出来的。这就引起了一个问题,这样的组织在企业中该怎么推行?不用担心,几条简单的规则放在那里,它肯定是不负众望,长出一些精妙的结构。

合弄制是分布式的系统,特点是没有强制性中心的控制,次级单位具有自治的性质,并且高度连接。

(黏菌)

自然界里有一种黏菌,是单细胞的生物,没有大脑细胞和神经系统。它是最愚蠢的生物,但也可能是最聪明的生物。这种没有神经系统的生物可以走迷宫。它通过不贰过的学习方式,探索一个区域,发现没有找到吃的,下次就不会再走这里,这是一种组织记忆。再联想到企业,企业犯错有没有了有没有类似的记忆?

黏菌走迷宫)

黏菌给我们的启示是即使没有大脑也能有智慧,因为它在遵循一些简单的规则。没有的大脑的黏菌如果有合适的规则,它们都可以展示出智慧的行为。我们有何道理认为我们的员工,不会有这种智慧的行为,做出更理智的决策?

合弄制四要素:

有一部宪法,制定游戏规则,规定了权力如何分配;

一种新的方法,用来构建组织,定义人们的角色,以及领地中的权力;

有一套独特的决策流程,来不断更新角色和领地;

有一种会议流程,用于团队共享合作,共同完成任务。

合弄制建立之后,就相当于确定组织动态的DNA和发展机制。合弄制的核心是不相信精益设计,而相信组织会自动的生长、试错、修正、壮大,在自组织规则下形成一套自己组织。就像黏菌一样,你只要把它放在一端,食物在另外一端,它就会自己去找。创业者要相信自组织,就可以减轻自己的负担。

合弄制的观点:

产生和维持秩序、不需要统治者;

管理企业如同管理国家,需要宪法(有明确的游戏规则,但不能太复杂);

不管可能比管的效果更好;好的组织架构不是精心设计出来,是自己长出来的;

规定好权力分配的决策和流程,tension(压力)会驱动自组织者找到很好的架构;没有感觉到真正的tension(压力)就不要动;

不健康组织中的好行为,在健康组织中是坏行为;

你需要很多年的管理经验来真正理解合弄制,而合弄制又让你很多年的经验统统无效;

企业存在的意义,是最大的管理力量。

合弄制的组成:角色和圈子

角色(Role)

合弄制中的最小结构是角色。角色有三个属性,目的、领地,和职责。公司存在的目的是什么,有了目的才有角色存在的意义。领地像当今讲的产权,即什么事情该我管;而且领地是私有的,如果把领地授权给赋予给一个角色,那么任何人都不能干涉,这体现的是对角色的能力和决策的信任。职责是角色持续要做什么事情,其他人指望你做什么。另外,职责是持续变动的,会通过自己的流程不断的改变职责。

角色的义务

必须处理焦虑。这个焦虑是角色现在做的和它的使命要求它做到的之间的差距。

处理目的和职责,目的是更加高的一个层次,职责是为目的服务的,而角色都得兼顾。

处理项目。

跟踪项目、下一个行动和焦虑。

分配注意力和资源。

角色的行动权和所有权

角色的行动权——法拉利规则。这里有一个规则,角色可以为目的和职责采取任何行动,但是未经允许不可踏入别人的领地。为什么是法拉力规则?就是鼓励每一个人都是企业家,只要地没有被别的圈住,你就应该像法拉力车一样,踩足马力往前开。角色的所有权,即角色控制和管理自己的领地,也可以制定“政策”允许别人踏入它的领地。

圈子(Circle)

角色可以理解成组织中的细胞;圈子是组织中的器官。很多的角色构成了一个圈子,而圈子其实也是一个特殊的角色。

(圈子)

每个圈子都具有基本的自治权,但它的决定和行为并非完全独立,大圈和小圈之间需要通过连接(Link)的角色负责反馈意见的交换和张力的处理。有一个主导连接(Lead Link),可以理解成上面派来的人,还有一个代表连接(Rep Link),是群众自主选出来的。这两个角色的权力很像,可以相互协作。

主导连接(Lead Link)是上级圈子在下级圈子的代表,作用是让下级圈子目的、战略、需要与上级圈子保持一致。立场是站在上级圈子的立场。

代表连接(Rep Link)的立场是下级圈子的立场。它是为了让上级圈子对下级圈子更友好,下级圈子也有目的表达,代连接要为下级圈子争取空间,他要确保下级圈子自治和可持续,要感知圈内的焦虑,并带到上级圈子解决。

圈子运作机制

整个组织的运作机制、所有的活动是由焦虑来驱动的,而焦虑来源于圈子的角色。连接里面的焦虑是通过脉动传导的,来源于最前线的人,因为他可以感知到环境的刺激和变化。他感知到刺激和焦虑,整个圈子的活动就源于这些焦虑。比如一家互联网公司的竞争对手推了一个东西,这家公司的销售人员感到有威胁,便提议开发部增加新的功能,这是一个焦虑,以及针对焦虑的解决方案。

如何转向合弄制

管理者对合弄制这个体制有充分信心之后就颁布宪法,签订一个协议书,把权力全部移交给宪法,然后让组织架构自己生长,充分相信它可以达到预期的效果。合弄制是一个容错而且日新月异的组织形式,它管理问题留给自组织,既自由又有序。只要了解了规则之后,就不会觉得有规则存在。
2020年八月
« 7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