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新行星假说论

我在网上时不时的看到有一种理论(或者说是一种假说):新行星假说论(New Planetarium Hypothesis)完全颠覆人类认知,将生命真相彻底翻转。该理论认为,人类不过是居住于外星人构筑的“虚拟世界”中的“人工智慧”,人类之所以无法遇见外星人,是因程式中并无这样设定。

我认为这完全是无稽之谈。首先,外星人这么做没有意义。抛开有意义无意义不谈,单论外星人真的这么做,那么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外星人是一群奇怪的智慧生命,做事不追求任何意义。第二,外星人这么做仅仅是一次实验,他们一定要通过这个实验研究出什么。既然如此,连地球上的所有生命和一切非生命的物体必然也都是虚拟的,即人类所认识的整个宇宙都是假象,那么问题来了,知无止境,这里的“知”又有什么意义?

如果这个假说正确,那么人类永远无法超出人类所处的虚拟世界的范围到达一个真实的世界,因为整个宇宙都是虚拟的,人类对时间和空间的认识都是错误的,或者说都是无所谓正确与错误的。可是外星人有那么强大吗?果真有那么强大,我们只能认为外星人是宇宙的创造者,是上帝的上帝,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即便是在宇宙空间的极小范围内制造一个虚拟世界,也不是仅通过计算机编程技术可以做到的,只有配合如同有效的诅咒一般的神奇魔法力量,才能让人类永远陷入梦魇一般的境地,而且只有将人类永远限制在宇宙空间的极小范围之内这种魔法才会有效。将来人类的科技发达之后,飞出银河系不是不可能。可见,在理论上,人类有可能突破目前自身所处的极小范围。

计算机编程技术有那么神奇吗?人类也能掌握计算机编程技术,最终也能靠编程改变世界,也就是说,假如这个假说成立,人类将来有可能破译外星人的程序代码,外星人做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相信这种假说只是当代科学领域一个奇特的假说而已,没必要专门探讨,甚至连驳斥也没有必要。专门驳斥这个假说是因为这个假说一旦成立,它就完全违背了卡通世界的宇宙观。

建设卡通世界

人类的终极目标是什么?何为高尚?何为超越?超越的意义又是什么?对于这些问题,如果回答“然而我已经看透了一切”,不如回答“然而我已经不知道前后”更为准确一些。

对于第一个问题,人类的终极目标是什么?我只能回答我不知道。

人类现时的最终目标是什么?建设宜居的行星,建造有保障能力的太空船,向宇宙中开拓新的生存空间,这就够了。

文明什么时候能达到这样一种状态:不需要发出光环。只有达到这种状态的文明才是真正的文明。

记住,星际扩张不是为了开拓殖民地,而是为了开拓生存空间。

人类的本性就是突破极限,但是宇宙中永远没有极限。所以向星际扩张不能抱有皇帝的心态,也就是说不能抱有在外星建立殖民地的心态。人类未来若真的向星际扩张无非只有三个原因:第一,地球上的资源有限;第二,地球上的自然环境受到了人为的影响,已经不再是纯净的自然环境;第三,地球上的人口越来越多。

暂且不论有没有外星人,假设有外星人,地球人也绝对不能主动进攻外星人。先确认一下外星人对地球人的态度,如果外星人对地球人的态度是友好的,没必要进攻他们。如果外星人对地球人不友好,地球人也不能主动进攻他们,必须先研究一下外星人的能力有多强,如果外星人的能力比地球人强很多,进攻也是徒劳。

星系,星系团等等都是地球人对外界事物的定义,那么外星人是如何看待地球人的呢?外星人看地球人,地球人才是外星人。甚至有可能把地球人当作一群奇特的生物,如果地球人还没有走出太阳系就已经消失,他们还有可能不把我们当作智慧生物。

人类的终极目标是什么?我不知道。人类现实的终极目标是什么?我知道,那就是建设卡通世界。这个目标换成通俗的话讲就是:懂得谦卑,为这个世界向好的方向转变服务。

其实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什么大问题,全部都是小问题,甚至是没有问题。那么我提出为这个世界向好的方向转变服务是不是认为这个世界不好呢?不是,这个世界从来都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世界的本质就是这样,无所谓好与不好。只是人类现在处于发展中的一个关键节点,发展好了,人类就能达到高度文明的状态,发展不好,全盘毁灭都有可能。

人类现时的终极目标是为这个世界向好的方向转变服务,这是人类的目标,而不是某些既得利益个人或既得利益群体的目标。

关于卡通世界的说明

解释“卡通世界”的概念,先从大爆炸理论说起,曾经我认为宇宙是永远存在的,不考虑开端。我觉得宇宙只有永远存在才有意义。我也听说过大爆炸理论,但是我不相信,没想到这个理论却是正确的。几个月前BBC报道了“美国科学家检测到了宇宙140亿年前大爆炸的微弱回声”,这证实大爆炸理论是正确的,几乎没有什么悬疑。

问题是有开端就必定有终结,终结了还有什么意义?我曾经怀疑过大爆炸理论,为什么却是真的?佛教和道家思想已经在有意或无意中提到了大爆炸理论,比如“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佛教和道家思想讲的是:无大无小,无多无少,无前无后,无左无右,无一切对立面。“卡通世界”关注的不是这些巨大而又虚空的主题,“卡通世界”关注的是人文意义上的美妙世界。

宇宙会不会消失?在它诞生之有什么?在它消失之后会不会出现一个新的宇宙?这些都不是现实世界的问题,我只关注现实世界。

大约在2006年,我做梦梦见电脑的前置面板上有恐龙形状的按钮,比较小巧的白色电脑,具体的梦境忘了,应该是游戏专用电脑吧。当时我想到了“卡通世界”这个词,不是专门想出来的,仿佛是在半睡半醒的时候它自己蹦出来的,当时也没想到它有什么深刻的含义,后来经过不断思索,终于想到了这个词可以有它深刻的含义。

后来是怎么想到这个词有深刻含义的呢?我想到“卡通”的意思是动画片,然后想到动画片就是用不断变化的画面快速切换制作出来的,然后就想到一个问题:推动图形变化的是什么?答案是:卡通的力量。

这里的“卡通”有两种含义,第一种是现实世界(这世界不会按照一个精确的规则来制定发展方向,甚至根本就不会有一个明确的方向),第二种是卡通般美好的世界。如果未来有这么一个卡通时代,它应该是人文精神与科技相结合的时代。

另外,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妙的努力称为“建设卡通世界”。

我的挫折

领略到我伟人风采的,从古至今,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幼儿园的老师,她和蔼可亲。一个是我幼儿园的同学,她美丽大方、楚楚动人。

那天,我的其他同学陆续都走了,连告别会也没开。我和她们俩坐在伙房里聊天,她们俩坐在椅子上,我坐在伙房角落的一张床上。我们谈到未来时,我说:“没有人比得上我”尽管我知道有些事情别人比自己勇敢,我还是接着说“我什么都敢”,并把我的左手放到离我心脏很近的地方,一点一点坚定的向墙壁的方向移动,好像要与困难决战到底。此时,外面的院子里突然响起了阵阵铿锵激昂的音乐,我明明知道这不是由我的意志引起的,还是不动声色的继续移动左手,直到左手的手背坚定的贴到墙壁上,此时外面的音乐达到了高潮,音色像中国式哀乐,风格像流行摇滚管弦,激昂中带有一点嬗变的味道,她们看看外面又看看我,脸上显示出惊诧而又羡慕的神色。当我们达成谅解后,又过了几秒钟,她们说她们出去方便一下,音乐仍在继续,像雷声的低沉轰鸣。我感到有风从上方垂直吹在院子里,我想我的心都表白在这风里了。就在她们走到院子中央时,音乐又一次达到高潮。伴随着一次沉重而响亮的摇滚乐敲击声,音乐骤然停止,她们消失了。我急忙跑了出去,我走在她们消失的地方想:“难道她们从未存在过?”我明白了,这一切,就当我未曾拥有。我害怕的离开了那个幼儿园所在地,快速跑了出去,好像跑慢了会有鬼影把我抓回去。

大街上很冷清,我希望能看到人,而实际上一个人也没有,我抬头望去,我愿做邻居家二楼窗台上的一只电子布谷鸟,这就是我的全部愿望。

领略到我伟人风采的,从古至今,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幼儿园的老师,一个是我幼儿园的同学,当这两个人也在风中消失的时候,我感受到了我的软弱。

现在每当我准备回忆当天风中可能存在的粉红色花瓣时,我的心就是一阵绞痛。

它向我证明:发誓是没有用处的,而在激情澎湃中自我信任无异于自杀。

2008-01-16

马蜂的自述

我不小心掉到一盆水里面,眼看挣扎的不行了。

某人在一种思维的支持下,猛一拨动那盆水,以为我这边浪高一点我就会飞起来。

但是他想错了,明明想救我,却害得我更苦。

他看到水盆旁有一个打火机,又有一个刷锅的清洁球,便拿到清洁球,把我救了出来。

他看我缓慢地动了起来,然后来回不断地走动,他对我说”我为什么要救你呢?”然后发出晦暗的笑。

又问我”你看懂了我的表情吗?”

又说:”也许这样的经历所有的马蜂都没有过,你是幸运的。告诉你的同伴,不要蜇我,那不是我的作为。我是说,顺水推舟,把你杀死,不是我的作为。”

又悻悻地说”我们是朋友,对吧?”这时我停止了来回走动。

一个被人救起的马蜂将改变整个蜂群的意志,谁来改变人类的意志?原来我靠臆想做事,实际上什么也没做,也做不成什么,何时靠意志力来做事?

我听懂了你说的话,我的朋友,你希望我快点飞起来,并不断催我。

但是天已经黑了下来,谢谢你的问候。

我要对你说,晚安吧,朋友。

又过了一个小时,我还在我被救起的地方,那个救我的人长吁短叹:”可恶,为什么不飞走?真气人。”

第二天,我飞走了,我用最快的冲刺飞到他的面前,用最近的距离向他敬礼,他带有一丝诙谐的怕意,只向后退了一小步。我迅速飞走了,开始了我的新生。(2005年夏)

悬崖

序:当时空弯曲的时候,一切都会受到威胁。当一个人毫不犹豫说话的时候,他才会得到自由。

在梦中,我发现一棵小草。

当时我爬上悬崖,告诉那棵小草不争的事实。

时已至秋季了,我摘下它的种子,喃喃地对它说:我愿意为你播种,你可愿让我看到一片青绿?

那紫红的草茎上沾满了黄绿色的种子,却全变成了草黄色,我掂着已经摘下的那一簇种子,揉搓着播下了悬崖。

它的后代纷纷找到了寓所,我不敢向下张望,我看到一粒还泛绿的种子没有落下,我俯身注目着它由于坠地而产生的滚动,呵,那不是一粒种子,那是一只小绿虫呀。

我的朋友来接我,我远远看到了接我的骏马。

我默默地看着它,它好像一点也不注意我,我又默默地说:是你看不到我在看你,还是我看不到你的眼珠儿在转动?

作于2004年秋

2020年八月
« 7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