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西班牙〕麦斯特勒思

当年轻的夜莺们学会了“爱之歌”,他们就四散地在杨柳枝间飞来飞去,大家都对着自己的爱人唱着——在认识之前就恋爱了的爱人。

大家都唱给自己的爱人听,除了一只夜莺,他抬起了头,凝望着天空,并不歌唱着地过了一整夜。

“他还不曾懂得那‘爱之歌’哩!”——其余的夜莺们互相说着——他们就用了轻快的声音欢乐地杂乱地唱着讥刺的歌。

他其实是知道那“爱之歌”的,然而,唉,这不幸的夜莺却在上面,在群星运行着青春的天空看见了一颗星,她眨着眼睛望着他。

她望着他,慢慢地、慢慢地向下沉着,在黎明之前不见了;这不幸的夜莺望着她,目不转睛地望着——当那颗星下去了之后,他仍是出神地、悲哀地等到夜间。

黑夜来了,这夜莺就歌唱着,用了低低的声音——极低的——向着那颗星;歌声一天一天地响了起来,到盛夏的时候,也已经用响响的声音歌唱着了,很响的——他整夜地唱着,并不望一望旁边。而天上呢,那颗星眨着眼,永远地望着他,似乎是很快乐地听着他。

等到这爱情的季节一过去,夜莺们都静下了,离开了杨柳树,今天这一只,明天别的一只。这不幸的夜莺却永远地停在最高的枝头,向着那颗星歌唱。

许多的夏季过去了,新爱情赶走了旧爱情,而那“爱之歌”却永远是新鲜的,每一只夜莺都向着自己的新爱人歌唱……但是这不幸的夜莺还是向那颗星唱着。

在夜里,并不注意的,在他的周围,已经有比他更年轻的声音歌唱着了。在夜里,简直并不想到他的兄弟们是全都死掉了;这向天上望着的、向那颗星歌唱着的夜莺,从最高的枝头跌下来死了。

那时候,那些年轻的夜莺们——每夜向着他们的新爱人唱着歌的那些——不再歌唱了,他们用了杨柳叶掩盖了他,说他是一切夜莺中最伟大的诗人。可是他们却永不曾知道,他正是在杨柳树间的一切夜莺中受了最多的苦难的。

孙用译,选自《世界散文经典·西方卷》,北方文艺出版社1995年版。

本文地址: https://www.imzimo.com/2019/08/nightingale/ 转载请注明

Written by imzimo


Website: https://www.imzimo.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19年八月
« 7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