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之内,必须自强

2018年10月14日          星期日          晴


万万没想到以我不到30岁的年龄竟然有了诸多病症,全怪我没有照顾好身体,今后我要坚决推行健身计划,可以使用药品,但药品只是辅助。

脆弱的身体、脆弱的神经、脆弱的肠胃,这才是真正值得担忧的事情。

事业上我所担忧的,无非就是“无法快速扩展至60人团队”,身体上所担忧的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一个人的身体就是一套完整的系统,如果我没有能力拯救自己,那么我也就没有资格、能力拯救世界。

如何拯救自己?锻炼、睡眠、营养、药物缺一不可,记住,药物只能起到辅助作用。

如何拯救世界?要用强有力的手段改变社会风气,并且打破阶级固化。至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方面,强推是没有用的,但是一定要宣扬。就算我现在一分钱也没有,赤手空拳也要建立起互联网事业的基础。共创团队的的工作任重道远,建立全球化的新兴服务业公司就靠我们为之打下坚实的基础了。

除了生理上的疾病之外,大约在半个月前我检查出了抑郁症,医生说还比较严重,怎么说得那么直接?医生不都是忌讳对病人直接说明病情吗?而且我感觉我除了有点不高兴之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异常。如果说是抑郁症,过去那么多年我都这样抑郁过来了,过去那些年的不幸就不说了,今年又累遭不幸,所以今年的抑郁加重了些,这就是严重的抑郁症吗?可是再大的不幸又算什么?只要还活着,就要坚持下去,只要还活着,就要屹立不倒。我之所以还能写出这样的文字,就是因为抑郁症对我的影响还很不明显,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明显,可能是被干事业的巨大热情抵消了。无论如何,就算将来抑郁症对我的影响明显了,我也要选择抵抗抑郁,因为我必须选择活下来,做些有益的事情。

做点什么有益的事情呢?话说任何人都是手中有多大筹码就做多大的事情,我手中最大的筹码就是我制定了几十个互联网方面的idea,其中有些idea还可以互相关联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网状结构。也许有人会问:你一定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吧?其实没有,对我来说,我真正在意的事情不是idea,我对互联网有一种天生的敏感,每一个idea的创造和改进对我来说并不困难。我这个人很奇怪,我真正在意的事情是根本不存在的事情,准确的说是忘记了之后完全没有记忆的事情。大约在八年前,印象特别深刻的一次,那是什么感觉呢?痛苦,痛苦到什么程度呢?比彻底毁灭、乃至一丝一毫的神经都剩不下还要更加痛苦。就在前几天,我想到一个可以借题发挥的话题,可以用来写一篇博文,但是由于手机已经关机,又很困,身边也没有纸笔,就放弃了记录,这也不算太痛苦,因为至少还知道忘记的是什么类型的东西,而且某些时候我是有过一些取舍的考虑的——也许真的不重要,所以把需要记录的级别降低了。闲话少说,言归正传:如果我所规划的横向、纵向的战略目标均已实现,果然可以发现“再强的世界五百强公司也不是共创制公司的对手”,现在不要考虑这个问题,现在应该考虑的是:现在缺什么筹码?

  • 缺少资金:为了解决缺少资金的问题需要做两手准备,一手准备找投资,如果你做的是共创制事业,你会找一个什么人为你投资?答案当然是找一个有着共同理想的人,能不能找到这样一个有着共同理想的资本界人士?找到是有可能的,只是未能即时找到,只是难找罢了,如同找技术合伙人、管理合伙人一样,只是难找。在找不到的情况下该怎么办呢?那就要做第二手准备:我自己先投点钱,经过粗略估算,不算办公费用,只算初期的服务器租金、商标注册、域名注册续费购买等费用需要3-6万元,这些钱我一个人承受得起,我一个人投就行,大家在适当的时候投点技术、运营能力。也许有人会有疑问:你那么坚定的选择开辟新的道路,不屑于与资本界合伙,到底与资本主义有什么深仇大恨?其实我并不是对资本主义有什么深仇大恨,而是为了生存,达尔文说“适者生存”,我是一个不适者,当然要选择开辟新的道路。如果按照资本界的路数,莫说找一万个投资人,就算找十万个投资人也不会有一个愿意给我投资,因为我的综合条件达不到要求,我的技术能力、管理能力、人脉关系等全都不达标,就算我有绝世idea也是枉然,所以,为了适应这个世界我需要绕一个大圈子,付出比常人更加艰辛的努力。那么,等我们从所有核心成员中挑选出愿意加入初期项目创业的成员,建立起团队之后,是找投资还是不找投资呢?假如有两个选择摆在面前,怎么选择呢?当然是选择最有利于共创团队的方案,如果找投资有利就找投资(注意,这里指的是极少数项目找投资)。如果自己投资有利就自己投资,自己投资的话,就算凑钱、凑智慧硬拼也要把我们选择的早期项目搞出突破口。除了自己投资和找投资之外还有第三个方案,就是自己先发展着早期项目,等发展的趋势好了再找投资。
  • 缺少人才:现在已有几个互联网从业人员加入,可是由于地域、时间、协同方式等原因,暂时没有办法共同打造项目,必须等人数增加更多之后再做计议。现在是有了几个技术、运营方面的专业人才,然而管理也很重要,可是苦于到现在都未找到专业的管理专家,现在只能推迟标准化管理制度的制定(即使找到了管理专家也不可对共创制的基础进行改造,管理只是为了锦上添花)。做事业需要有多少人加入呢?最好招满60人,必须快速扩展至60人团队。为什么快速扩展至60人团队那么重要呢?如果不能快速扩展至60人团队,也就不能给已有的团队成员增强信心,没有信心也就没有实际行动,没有实际行动更无法增强信心,这样就会形成恶性循环。再加上共创制事业进入互联网领域的时间确实已经不早了,从时机、资金、人脉关系等方面来看,共创制事业比阿里巴巴最初成立的时候艰难百倍,可是压力再大我们也坚持到了现在,绝不能放弃!不放弃,全世界都是我们的;放弃了,成功不会再眷顾我们。除了时机、资金、人脉关系这三个方面,不得不承认,在演讲能力方面我比不上马云。马云的个人品德暂且不论,但是他的演讲能力还是有的。虽说他的演讲能力与希特勒相比相差甚远,但是做企业足够了。我们团队中也需要一个会演讲的人,如果找到这样一个人,他至少可以做公关部的经理(相当于集团公司的副总经理),做出成绩之后,最多可以提升至集团公司的副总裁或总裁(CEO)。
  • 缺少办公地点:可以远程办公的时候就选择远程办公,实在不行就寻找临时办公地点,比如众创空间,临时利用起来。

如果你是第一次看到以上内容,肯定对“共创制”这三个字不理解,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呢?“共创制”也就是公司内部的共产主义,实现全球共产主义太不现实,我的目标是首先实现公司内部的共产主义。“共创制”这个新概念是我在2016年将近年终的时候发明的,提出“公司内部的共产主义”要向上追溯到2014年,但是在2014年的时候并没有真正行动起来,真正践行这个想法还是在“共创制”这三个字发明出来之后。

在2016年下半年,我给几个技术人员发了找合伙人的邮件,只有两个人给我回复了。其中有一个网名justjavac在中国也算是比较知名的技术专家,他让我加了他的微信,当时由于我经常去上海办理公司注册的事情,而且想一次性找到好几个技术人员再与他们沟通,结果未能及时与其沟通,后来他告诉我行动太慢,言外之意是不想合作了,这确实是我的错误,为了此事我也后悔莫及,现在我不好意思再联系他,只好等事业有了起色再联系。第二个给我回复的是《HTML5 Canvas游戏开发实战》的作者,他说只对游戏开发感兴趣,而且现在工作稳定,如果不能在兴趣和待遇上有足够好的条件不会考虑换工作。他说得很直接,我就喜欢说话直接的人,等我们的事业有了起色以后,可以考虑重新联系他,请他负责游戏开发(我们一定要做健康的游戏,每天最多允许用户玩一个小时,超过一小时自动下线,用离线自动挂机系统和无限升级系统补偿用户)。当时我给他们发的邮件中除了写明几个项目之外,还写了公司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在公司一无所有的时候都敢制定公司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是不是有点搞笑?有点不自量力?且看当时制定的内容:

使命:给用户带来真正有用的创新

愿景:成为中国最好的互联网公司

价值观:不被商业左右

2016年下半年没有找到合伙人,这种形势也让我下定决心即使在公司一无所有的时候也要转变为共产主义的模式,公司没有凝聚力,人才随时都有可能离开公司,于是我在当年稍晚些的时候发明了“共创制”的概念。现在我们团队至少已经有了部分人力资源基础,重提一下公司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是为了参考一下大家的意见再做斟酌,然后再重新修改确定。

为什么加入共创制事业?因为共创制事业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一定要让更多优秀的人才加入伟大的事业。现在我们拥有政策方面的有利时机:国家鼓励创新,各级政府不得以各种名义阻碍创新,国家已经意识到了创新(包括商业模式创新、公司治理模式创新、技术革新等)是关乎整个国家前途命运的战略层面的大事(而且我们所有重要业务都要保证100%由国内资本持股)。有人会说:“国家的大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没钱怎么办大事?要知道誓言、目标在巨大的现实面前是多么软弱无力。”那么我回答什么呢?对于理解我们的人,我会告诉他:“钱是最小的事情,虽然钱在共创制事业中不是完全不起作用,但是经过我的努力改进,钱真的已经变成一个相当小的因素了,我的目标只有一个:快速扩展至60人团队,并且从60人团队中选择出愿意加入初期项目创业的成员。”对于不理解我们的人,我只会对他说一句话“只要坚持就有希望”,他们仍然会嗤之以鼻,他们会说“你说的话是多么软弱无力”,是的,我说的话软弱无力仅仅因为我是弱者,但是如果我能找到很多与我联合起来的人,我还是弱者吗?就算我完全是一个弱者,对于弱者就能随意欺辱吗?如果对于弱者就能随意欺辱,这个社会还有救吗?对于弱者(弱势群体)要心存敬畏,有能力就帮助他们,有多大能力就给他们提供多大的帮助。为什么对弱者要心存敬畏?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沦落到那个位置你该怎么办?除了自我毁灭之外就是等待救助。经历过危险的人明白“钱是身外之物”的道理,有命就可以赚到钱,但是有命真的可以赚到钱吗?要知道某些人就连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资本也受到了损坏。尊重弱者、帮助弱者关乎一个人的道德品质,也关系到一个公司的价值观,所以我说共创制事业一定要发展起来。共创制事业发展起来之后就不再是势弱力孤的事业,即使我本人因为某个意外事故去世,共创制事业作为一个紧密团结的整体也能继续存在和发展下去。

支持我和志同道合者共同走下去的动力,那就是:

坚强的信心

无私的信念

无畏的希望

没有人可以打击一个坚强的信心,如果有人想要诋毁我们,尽可以去诋毁,我们不必理睬那些人,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就行。

需不需要大家出资?出资多少?做哪个项目?怎么做?这些都由大家商量着来。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最初投资几万元的时候我一个人投就行了。什么是兄弟?假设有一群妖魔鬼怪站在我面前,当我一个人面对妖魔鬼怪,我可以承受得起,那么我一个人面对就行。当妖魔鬼怪开始退却的时候,愿意和我站在一起,和我一同占据心理上的优势,这就是兄弟。

我本人的工作计划:

我准备重新回到北京做达达或闪送,为什么选择这个工作?

  • 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借助交通工具,但是活动的时间亦应不少,有机会锻炼身体。同时我会寻找机会散发名片和宣传文案,找到更多核心成员(必须快速扩展至60人团队);
  • 多少可以赚点钱,我愿意把除去生活所需的钱全部投入到共创制事业里面;
  • 通过快速送达服务更能体会到帮助别人的快乐,有助于减轻抑郁症的压力。

以上工作计划还未最终确定,因为存在不确定因素:在北京的超标电动车不能上牌,买摩托车的话也不确定能不能搞到京A牌照,京B牌照只能在四环外跑,意义不大。但是无论如何,北京还是要去,合伙人还是要找,北京是互联网从业者最多的城市,同时也有很多北漂,最适合找合伙人。

准备做的早期项目请参见http://www.zhoukaidi.com/archives/123.html

本文地址: https://www.imzimo.com/2018/10/must-be-self-reliant-within-10-years/ 转载请注明

Written by imzimo


Website: https://www.imzimo.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18年十月
« 9月   11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