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合一

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

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1803—1882),美国19世纪著名的思想家、散文家、演说家、诗人,超验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崇尚自然主义、强调个人价值,代表作有《论自然》、《美国学者》等。

从真正的意义上来讲,很少有成年人能够看得见自然。甚至很多人并没有真正看见太阳。至少,他们只有一种非常肤浅的视觉感受。太阳只能照亮成年人的眼睛,但对于孩子们来说,它还可以照进他们的心灵。

对挚爱自然的人来说,内在和外在的感官可以真正地契合,就算已是成年,还依然保持着童稚之心。与天地交流,是他每天不可或缺的精神滋养。他们置身自然,任一种狂喜在全身流畅,真正的痛楚逃遁无形。

自然说,他是我的孩子,尽管他有许多莫名的痛苦,但与我在一起,他将快乐无比。不仅仅是晴天和夏日,每一个时辰,每一个季节,自然都奉献着快乐,因为每一个时辰,每一个变化,从无声的正午到可怕的子夜,都暗合着不同的心境。自然就是一个大背景,上演喜剧或悲剧一样适宜。在身心爽朗的日子,空气就如同一杯醇美得令人难以置信的甜酒。踏着雪泥,走过平滑的广场,在光明与黑暗交合之际,伫立于云天之下,脑海中没有一丝期盼好运突然降临的杂念,欣欣然如入仙境。我几乎不敢想自己是多么快乐。

在森林中也同样如此,人们挣脱岁月的羁绊,如蛇蜕去它那羁绊自身的皮,无论处于人生的哪一个阶段,总是犹如稚子。在森林中,青春可以永驻,这是上帝的御苑,其中充溢着礼仪和圣洁,一年四季无论何时都装点得如同节日,在这里待上一千年也不会感到厌倦。置身森林,我们会再次对理性和信念充满向往。在这里,我不会感到任何痛苦的压迫——没有耻辱,没有不幸,而且这些缺憾是自然所无法修复的。站立在林中空地,我的思绪沐浴在快乐的空气中,宛如升入无垠的太空,一切卑微自私的想法都随风而去。我似乎化作一个透明的眼球,虽然无影无形,但却看到一切。宇宙之流在我周身循环,我成为上帝的一部分或一个粒子。此时此刻,最亲近的朋友的名字听起来也那么陌生,那么无足轻重。不管是同胞兄弟,还是点头之交的熟人,不管是主人,还是仆人,这一切都成了徒增烦扰的琐事。我对充盈勃发、无声无息的美顶礼膜拜。在旷野中,我发现了比城镇或村落更亲切、更贴近的东西。在宁静的风景中,尤其在遥远的地平线上,人们终于看到了像他的天性一样美好的东西。

Written by imzimo


Website: https://www.imzimo.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18年五月
« 4月   6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